自由创业者职业怎么填,自由创业者职业怎么填写才正确

自由创业者职业怎么填,自由创业者职业怎么填写才正确

据调查,广州约有30万自由职业者。自由职业者是聪明还是瞌睡?

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完善灵活就业社会保障政策,开展新就业形式职业伤害保障试点。这是自2019年以来,政府工作报告连续第四年提到“灵活就业”。灵活就业作为一种新的就业趋势和就业渠道,有望“保就业”。

广州自由职业者统战工作研究小组2021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广州自由职业者约有30万人。因为不受用人单位正式劳动关系的约束,他们喜欢在自己方便的时间工作,在家里、咖啡馆或图书馆等公共文化场所工作。

避免通勤之苦,告别打卡制度,自由掌控生活和工作…这支撑了很多“劳动人民”对“自由职业”的向往。然而,“自由职业者”未必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一些“自由职业者”不得不长期面对自我欣赏的压力和社会资源的匮乏。焦虑和孤独是自由的代价。

你为什么离开职场?

“生活不应该如此沉重。我对钱没有太大的欲望。我只想创造我想要的生活。”

"在舒适的环境中缺乏来自外界的刺激。"

自由职业者一说到远离企业,摆脱雇佣关系,脑子里就有千言万语。

何鹏曾经是一家小设计公司的老板,也加入过其他设计公司做室内设计师。10多年的室内设计工作让他感到极度疲惫。“就算做小公司老板也一样痛苦,接单、写计划、社交都是靠自己的。”他说。

在何看来,室内设计师是带着镣铐跳舞的。“预算有限”是枷锁,室内设计师因此夹在客户和装修团队之间,工作长期处于“填坑”状态。他工作中的每一个“小细节”都是有瑕疵的,都要花大力气去沟通解决。

由于工作需要,何时习惯了睡在公司里。每一天,他的眼睛都是睁着的,脑子里都是滚滚而来的工作压力。“房租、水电、劳动力这些词经常让我脑壳爆裂。人生不应该这么沉重。我对钱没有太大的欲望。我只想创造我想要的。”何鹏说。

作为一名插画师,《趣致大模特王》以其激烈的画风和可爱的题材收获了不少粉丝。这个ID的主人李斌在动画公司做过角色设计师、3D建模和动画师。因为技术过硬全面,出于校企合作培养人才的考虑,2012年被推荐到高职院校当老师。

“我经常在学生面前说我的技术是行业顶尖的,当然也经常有学生骂我。”李斌笑着说,教书的日子很轻松愉快,但时间长了,他发现自己有点累了。“只有自己的知识输出,才能在舒适的环境中缺少外界的刺激。”他说。

“自主创业自给自足”是一个自由职业者的网络平台。平台搭建的社区有3万多自由职业者。依托“自主创业自给自足”平台,全国首个自由职业者统战工作综合示范基地落户广州。

“35岁的危机,粗鲁的裁员,996……这些因素让职场无法给人稳定感。现在很多人对后半生的命运有了新的思考,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自由职业。”“自主创业自给自足”平台负责人刘琼雄表示,零工经济正在悄然兴起,无论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是有经验的劳动者,都可以作为个人为社会服务。

离开职场好吗?

“经济收入比以前少了一半,但心态更平和了。”

“我们是‘自主经营,自给自足’,把‘自给自足’作为我们的核心价值观。”

成为自由职业者后,他们的地位会变好吗?何鹏的回答是,经济收入比以前少了一半,但心态更加平和,不再像以前那样焦虑。

2020年春节,“自雇自给”组织自由职业者参加市场活动。何鹏受邀参加,摆摊书画,为大众书写春天。他创造的字体可爱又受欢迎。“10块钱很好卖。很多年轻人其实很喜欢我的作品,他们很有成就感。”何鹏说。

何鹏开始在永庆坊摆摊。他用当地俚语搭配可爱的字体制作产品,“俘获”了不少游客的心。每周一到周四,何都睡到自然醒,然后在网上研究最新的文化动态。下午,他专注于完成自己的创作。周四晚上11点,他和妻子会把货搬到永庆坊“黎姿市场”的摊位上,准备第二天开业。

“玩得开心”也是自由职业者李泰欣经常谈论的一个词。李泰欣出售手工玻璃纸灯笼。他在没站的日子里手工制作玻璃纸灯笼,每个灯笼要花两三个小时。当展台不在时,李泰欣可以与客户面对面交流。“现在在广州,手工玻璃纸灯笼已经很少见了,很多顾客会在摊位上和我聊天。”李泰欣说,一些在本地长大的广州人会惊喜地告诉他“我小时候见过这种灯笼”,还有顾客从番禺开车到黄沙找他买灯笼。

在刘琼雄看来,自由职业者一生的努力就是建立一个闭环来支撑自己的生存。因此,他们必须建立积极的价值观,不断扩展自己的生存技能,并以“一人公司”的方式运营自己。

自由职业者往往不能用世俗的成功来定义。赚大钱或获得巨大的名声不是他们的人生目标。“自由职业者赚一分钱就是一分钱。他们要正确对待自己的欲望,脚踏实地的工作生活。我们是‘自主经营,自给自足’,把‘自给自足’作为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刘琼雄说。

如何自由承受代价?

“一切都是人的。你要一个人承担一切。”

“我离开一线这么久,我怕自己掉线,甚至觉得自己不会有什么进步。解决办法是在行动上更加积极。”

一个人喝水,就很了解自己。对于自由职业者来说,自由的代价就像是被扔进了一片荒野。在寻求稳定的生存路径之前,他必须经历被焦虑压迫的窒息感,以及缺乏社会交往而导致的孤独感。

“一切都是人的。你要一个人承担一切。”何鹏说,成为自由职业者后,他的工作时间更长了。因为他必须保持自己的创造敏锐度,快速更换产品,所以他可以以更低的成本试错。

这一点,李斌也有同感。从学校教学到一线产品制作,李斌都可以自由创作内容。但其实他对如何创作,创作什么,创作是否有回报,都没有信心。

“离开一线这么久,我怕自己掉线,甚至觉得自己不会有什么进步。”李斌经常问自己,在做了这么多工作之后,为什么对他的作品没有反馈?

这个过程需要一个人坚持。李斌觉得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方法来解决早期的焦虑问题。他的解决办法是更加积极。他重新获得了3D软件,并使他的系列作品越来越精确。

最终,李斌凭借奶猛的东方胖丸国潮熊猫和《山海经》奇幻系列在插画界赢得了声誉。他的数码产品授权越来越多,一些桌游产品的设计师也找他。

自由职业者不是与世隔绝的。他们总是需要在与他人的合作中学习、交流、成长。“自雇自给”平台之所以能聚合这么多自由职业者,是因为它让脱离职场的个体重新与社会连接,实现情感交流。在“自给自足”的社区里,人们常说,当你不能维持自己时,看到社区里的其他人都能做得很好,你会受到鼓舞。

正是在参加了社区活动后,李泰欣萌生了举办线下活动教孩子们制作灯笼的想法。经过实践,他觉得效果很好。他还有更具体的问题要面对:自己半路自学的手工玻璃纸灯笼,没有同行可以交流。他该如何传承技艺,创新设计?李泰欣计划专门学习绘画,并投入时间进行研究,以取得更大的突破。

自由职业者的肖像

广州的自由职业者遍布各行业、各领域、各地区,涉及文艺(如自由撰稿人、艺术家、音乐创作人、演员、模特、摄影师、化妆师、形象设计师、自由职业经纪人)、专业人士(如经济咨询从业者、审计师、拍卖师等)。),以及科技信息人(如平面设计师、网页设计师、IT软件程序员、自动化

广州自由职业者统战工作专题课题组的研究成果为我们描绘了一幅自由职业者的画像:他们大多处于20-40岁的职业发展黄金期,年轻且充满创业激情,喜欢不断挑战自我,敢于释放真实的个性;关注个人发展,对新思想、新事物高度敏感,积极寻求和建立自己多元的精神世界。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rw.com/9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