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富贵的抖音,抖音王富贵的日常生活?

接下来的几天,陈蓉只管隔一天送一次黄鳝到商都市,顺道再载几百斤猪油渣子回来,剩下的事全不用她操心,连再回来的猪油渣子都由李梅拿去附近村子卖。

离婚和陈蓉想要继续上学的两件事,让李梅快速成长起来。她卖东西远不如陈蓉嘴皮子利索,好在猪油渣是定价的,她又不需要费心找买主,养猪的农民都需要她。

陈蓉送黄鳝就更简单了,黄河饭店的采购王富贵同志真是个大好人,陈蓉不过提一句,还要格外找黄鳝的销路,王富贵就说可以帮忙。

他还真的帮陈蓉联系了其他两家饭店,档次不说和黄河饭店一样吧,也是商都有名号的市委招待所那边。

订的是20斤,黄河饭店50斤,另外两家饭店都是各自20斤。

每隔一天,陈蓉要往城里送的就是110斤黄鳝,每斤至少能赚四毛钱,110斤是45块左右猪油渣她返程时再上300斤,一趟能赚18块左右。

她又送了榨油厂那个门卫和卖猪油渣的两包烟后,猪油渣果然降到两分钱一斤。

其实人家也卡得没那么严,只给300斤的钱,她一次能装多少就装多少。陈蓉那是体力不够,不然400斤也能装的,多装50斤不要本钱的,她就能多赚四块。

事实上,每一趟猪油渣运回去,她至少能赚20块,两天赚65元。陈蓉的月利润在900多,有那么几十块,她准备用来维护关系,那就按900的利润来算。

猪榨油厂那边,她随时可以换她舅舅或者别人来跑。

门卫是只认她这辆自行车的,只需说一声就行。

送黄鳝去的地方就需要好好解释一番,关系还没有热乎到能随便换人。

比如黄河饭店的采购,王富贵同志。

每次陈蓉送货来,对方都十分热情。

陈蓉在感情上有点儿迟钝,但在理解别人的情绪上,她不傻呀。她要是个人际白痴,也坐不稳从前的高管位置。

王富贵言语还算规矩,就是和陈蓉见了短短几次面,每次都穿不一样的衣服发型也换了,第三次还有意无意展示自己手腕上的新表和脚上锃亮崭新的皮鞋。

男人要求偶当然要展示自己的优点,王富贵同志显然认为他的优势就是比别人良好的家庭条件。

不得不说这小子也不傻,陈蓉辛辛苦苦倒卖鳝鱼,肯定是经济条件不咋样,王富贵算是有针对性地展现优势,可惜她媚眼不说,做给瞎子看吧。

陈蓉满脑子都是各种公式符号的,根本没有空去体会王富贵同志的心意啊。她是做销售出身的,又岂会嫌弃一个做采购的男人?

但她即便要在八零年代找个做采购的男同志,绝对不会是因为他能。

买得起新表,穿得起新皮鞋,只能是因为那个人,她喜欢那个男人才行。

为了赚钱,陈蓉还不能戳破王富贵同志的心思,她之前说那些漂亮女销售是花瓶,现在倒是能理解了,都是为了生活呀,都他么不容易啊。陈蓉,后天你早点来呗。

我朋友送了两张电影票,我想对不起,后天我会叫我舅舅来送货,我自己有点事。

王富贵还想约陈蓉看电影,被截住话头了。王富贵同志来不及失落,就关注到了陈蓉话里的重点,你舅舅来送货呀。

那也行的呀,舅舅是很亲近的长辈了,能在陈蓉舅舅面前挂上号,他不是离陈蓉的关系更近一点了吗?

虽然才见过陈蓉四次,王富贵别提有多中意她了。王富贵没有见过长得这样好看的女孩。

陈蓉长得很漂亮,不管见几次,那种精致到艳光四射得漂亮,都会让王富贵口舌发干,给她带来的视觉冲击力一点都没削弱。

她的眼神看人是波光粼粼的,腰肢细软,胸前丰满,这样一个极品的尤物,偏偏说话做事又极正经。她不是在冲别人撒娇,的确是先天嗓音如此。

她要是刻意撒娇,王富贵说不定能脑子发热,一冲动,每天订100斤黄鳝,只为和陈蓉见一面。就是这种大方和正经让王富贵着迷。

虽然像个开屏的花孔雀般想要吸引陈蓉的关注,对她却是始终没有言语轻浮的。你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别人,别人就用什么样的态度对你,这条定律适合与正常人交往。

王富贵是个挺自傲的年轻同志,但也处于正常人的范畴。

陈蓉也不可能一边忍着别人调戏,一边赚钱,她好歹是个重生的,有这份风骨呢,对我舅舅来送不麻烦吧?

王富贵哪儿敢说麻烦?陈蓉冲他笑着说再见。王富贵的魂儿也跟着陈蓉走了。

等他回过神来,陈蓉骑着自行车已经消失在中原上。

王富贵有点懊恼,忘记问问他是啥事了。

能有帮忙的时候,不殷勤一点,又咋显示出来他王富贵的本事?

陈蓉花了一周的时间,将高中的教材都翻了翻。

语文和政治,她暂时放弃复习,英语不用复习,主要还在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上,又因为生物占的分值比例小,其实一个星期里,她要梳理的就是数学、物理、化学三科。

再看高中的教材,她以为自己忘掉的知识居然还能记得一部分。

陈蓉自己都意外,比如八四年那张数学考卷,她都毕业多少年了,这记忆还藏在脑子里,等着一个开启的契机,就慢慢能回忆起大半。

各科的知识也是这样,她慢慢花时间去复习,总能温故知新,把上辈子学过的东西捡起来。

陈蓉自己是胸有成竹,李孖却是很担心。

陈蓉觉得自己是复习,对李孖来说,陈蓉是初次学习。

高中的知识和初中的知识难度不一样。

陈蓉上初中时,成绩也没听说有多好。

没有老师讲解,李孖担心他面对高中教材根本就看不懂,然后就会直接放弃来县一中考试。

等到约定好的日子,陈蓉骑着自行车出现在学校门口时,李孖总算是放心了。

陈蓉额头上的疤痕已经只有浅浅的印子,她自己给剪了个刘海,遮挡下后世那些小姑娘整天在微信自拍的空气。

刘海配陈蓉这张天生的网红脸,让她多了几分清纯。长得不正经,她有啥办法?咱不是努力要做个正经人吗?

陈蓉,你来了,李孖给陈蓉作证,学校的看门大爷才肯放陈蓉进学校。

陈蓉没让家里人陪着来考试。

李梅坚持让她换上新衣服。

还是李东到县城买的布,王子媚借了别人家缝纫机做的。

衣服的样式自然不会很新潮,但家里人不肯让她穿旧衣来献一中。

担心她被人看轻,陈蓉是能理解的。

上辈子才不会有人这样替他操心呢。

陈蓉今天是信心满满的,哪怕李孖把她领到县一中的老师面前,她也不怯场。

年轻女老师挺不重视这次考试的,就在办公室给陈蓉指了张办公桌,卷子在那儿,你自己做题。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rw.com/13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