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饰创业计划(灯饰创业讲师)

1997年出生的陈海涛开着他那辆蓝色保时捷,娴熟且快速地穿梭在古镇镇大大小小的灯配城间,在这些门市中,每一家都可能是他的供应商。

位于广东省中山市的古镇,有着“中国灯饰之都”的称号,并占据全国灯饰产业70%的份额。在经历了疫情冲击、海内外需求锐减后,小镇已稍显疲态,原先只容得下摩托车、电动车来往的拥挤街道,现在已经允许小轿车在这里肆意出行了。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过程中,陈海涛这位年轻的灯具厂老板感叹,在以往热闹时,灯配城中,随便一个骑摩托车拿货的人,都可能是身家过千万元的老板。如今,灯配城的店铺依旧开得密密麻麻,但多数门庭冷落,少了曾经那份熙熙攘攘。

古镇位于中山市西北面,是中山江门佛山三市的交会处。小镇的总面积仅47.8平方公里,但从本地成长起来的灯饰产业经过四十年的发展,已形成国内最大的灯饰专业生产基地和批发市场,产品远销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灯饰产业产值更曾一度贡献了全镇70%以上的GDP

灯饰创业计划(灯饰创业讲师)

此外,古镇常住人口仅23万,但市场主体总量已超过5.6万户,其中经营范围包含“灯饰”的工商户总量约2.4万户,意味着每四人中便可能有一位老板。无数从外地慕名而来的创业者,愿意称其为“创业天堂”,小镇更在数十年间造就了无数个创富神话。上市公司欧普照明(603515.SH)便是从这里发家,早在2005年就在古镇建设欧普照明中山工业园;灯饰行业龙头企业华艺照明是冬奥会和环球影城部分园区的重要照明供应商。

但如今,由于传统老套的线下获客模式、无技术含量的组装生产、同质化产品遍地开花等因素,“灯都”也遇到了瓶颈。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向第一财经分析,包括古镇在内的中山几大街镇都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在改革开放之初,乡镇企业做到一定规模之后,很多没有得到很好的转型升级,最后落后于时代发展。

在疫情叠加全球经济下行的双重影响下,遍地黄金的日子似乎一去不复返了,“活下去”成为今年的新主题。

古镇的沉浮史犹如一面中国区域发展的镜像,既要克服产业升级转型的历史之困,又要直面当下疫情等现实因素的冲击。难,但也不得不迎难而上。

灯市沉浮

2017年,早早离开学校的陈海涛追随父亲的脚步来到古镇,和父亲从事的出售灯饰配件不同,他更看好灯具市场。

陈海涛的客户几乎都比他年纪大,但在对市场的把握上,他不乏老练和魄力。初到古镇时,陈海涛从线上做起,一人扛起了灯具组装、销售和售后整个链条。2019年,陈海涛成立了中山市禾扬照明有限公司,也是这一年,公司利润能占总销售额的20%左右,公司人最多时有180人。

但陈海涛没赶上古镇最辉煌的时期。

40多年前,古镇只是一个到处都是桑基鱼塘的农业小镇。1982年,有人从香港带回了两盏壁灯,古镇农民按照灯的样子依葫芦画瓢,做出了第一盏真正意义上的商品灯,这一年是古镇做灯的开端。到1995年,政府确定把发展灯饰产业作为古镇的支柱产业,创办灯饰企业的热潮便在古镇掀起。

灯饰创业计划(灯饰创业讲师)

古镇灯饰产业发展的一个关键转折点是1999年10月15日,古镇顶着各种压力举办了中山市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国际性展览会——首届中国(古镇)国际灯饰博览会。当时的古镇,交通不便,基础设施落后,甚至没有几家像样的宾馆,因此第一届灯博会就是在“灯饰一条街”(新兴大道)搭建的展棚,很多灯更是直接挂在树上。不过,就是这样一个朴素的展会,让这个小镇的灯饰走进了全国的视野。

2002年11月,第二届灯博会开幕,古镇获得了“中国灯饰之都”的牌匾,新启用的古镇灯饰广场高朋满座。后来,灯博会从一年一展到一年两展,并开启了灯博会联合灯饰卖场的展店联动模式。

2004年,古镇灯饰业的总产值达到76.52亿元,占全镇生产总值的75%。

紧接着,高铁站、星级酒店、后来被评为4A和3A级景区的灯饰城等都在几年时间里拔地而起,古镇也成为了中国首批特色小镇。

中山市灯饰照明行业协会会长崔福才回忆道,早些年的时候,每到灯博会举办的日子,整个古镇所有的酒店都爆满,很多人只能住到隔壁小榄镇或者江门市的酒店,小镇热闹非凡。

胡刚对第一财经称,灯具行业在初期发展阶段时,其生产工艺和外观设计的技术含量不高,只要能生产出灯具产品,就会被社会需要。改革开放初期,古镇在灯饰制造方面走得比较早,通过举办线下会展等方式,聚集了一批灯饰企业,也带动了整个产业链条在此发展,很早就形成了灯饰之都。

古镇的经济也由此得到了飞速发展,在20世纪90年代以及21世纪初,其经济总量曾稳居中山市第一梯队。古镇的繁荣,也蔓延至周边地区。古镇全域面积并不大,但随着产业发展拉动经济增长以及商业地产的开发,古镇的地价不断上升,一众在这里孕育成长的小微企业开始往周边地区外溢,最终呈现了包括周边横栏镇、小榄镇、江门、佛山等区域在内的千亿级灯饰照明产业集群,其中横栏镇在2015年获评“中国照明灯饰制造基地”。

灯饰创业计划(灯饰创业讲师)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截至2020年11月1日,古镇常住人口为230405人,占全市人口比重从2010年的4.72%提升至5.22%,十年人口增加了82965人。而在中山市24个乡镇(街道)中,人口增加较多的5个乡镇(街道)还包括了邻近的小榄镇和横栏镇,分别增加198100人和97387人。

崔福才表示:“古镇逐渐形成了灯饰照明商贸基地、世界级的灯饰卖场、十里灯街,但由于近几年电商冲击、疫情因素,店面人流量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导致古镇的灯饰产业发展落到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疫情影响了古镇几大热门卖场的人流量。古镇的华艺广场星光联盟是4A和3A级景区,各大灯饰品牌在此设立门店,灯饰城内装修雅致、灯饰琳琅,夜间的灯光秀、演艺一度使之成为游客打卡胜地。但在疫情后的这几年里,灯饰城几乎门可罗雀,少数楼层的店铺已被围挡,正在重新装修。

随着其他镇街的崛起和发展,以及古镇灯饰产业面临转型升级的压力加大,古镇经济发展受到一定影响。2002年,古镇GDP为21.85亿元,仅次于火炬区和小榄镇,位居第三;2010年古镇在全市排名跌出前五,GDP为87.65亿元,排名全市第六;2021年,古镇GDP达到137.3亿元,同比增长9%,排在全市第11位。

究其排名掉队的原因,胡刚分析,灯具产业发展到现在,科技含量越来越高,对灯具外形要求也越来越多变,但古镇在科技、文化和艺术方面,人才稀缺,没有紧跟时代发展的需要,较多停留在重复的低水平复制层面上。与此同时,长三角地区的灯具技术含量和设计水平逐渐赶超珠三角,古镇的灯饰产业发展遭遇瓶颈。

胡刚表示,灯饰产业对当地经济贡献的优势逐渐没有那么明显,也导致古镇在整个中山的GDP排名落后。加上近几年,古镇处于企业家新老更替之际,高知年轻人才留在古镇创业的很少,这也使得灯饰产业迭代升级速度变慢。

今年订单腰斩

“今年的日子更不好过了。”陈海涛说。

走在古镇最热闹的几大灯配城中,仍可以看到招租广告。一些商业街或老灯饰城则更冷清,红通通的“招租”二字贴在不少店铺大门上,透过门窗,店主搬离后的空荡清晰可见。

据中山市灯饰照明行业协会调研了解,现在企业面临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订单减少,业务普遍下滑,有的下滑达50%~60%。一般来说,春季和秋季是灯饰行业的旺季,5月之前接到的订单一般可供生产到8~9月,再迎来第二个旺季。但今年由于疫情,灯博会延期举办,客商们无法来选品订货,再加不少地方的物流因疫情受到诸多限制,所以很多企业的订单都提前生产完成。

华艺灯饰照明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兼供应链管理中心总经理苏柱坚对第一财经表示,今年3月之前整体经济形势还可以,3月中下旬开始急转直下,每个月的压力都在加大。变化比较明显的是to C业务,从量的层面来看,3月和4月的销售同比去年是下滑的;而从价格来看,平台数据显示便宜的产品流量还能稳住,但贵的产品就比较吃力了,总体来说,量价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苏柱坚认为,企业面临的这种艰难局面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一是受今年以来本土疫情的影响;二是外部经济环境更加复杂多变,不确定性加大;三是灯饰照明行业,尤其是古镇灯饰产业带,近几年转型升级压力大,小型厂家过多,产品严重过剩。

“现在行业基本上处于一个比较低谷的阶段。”崔福才告诉第一财经,这三年疫情对各行各业的影响都非常大,对古镇灯饰产业而言,一方面灯饰卖场的人流少了,很多灯饰卖场可能几天都没有上门客户,客流量不大对古镇企业的生产销售也会有影响,叠加行业洗牌,有的企业会选择转型或者缩小规模。

灯饰创业计划(灯饰创业讲师)

对小厂的影响更是如此。陈海涛表示,目前厂内员工仅剩80人左右,工人减少了一大半,当日订单基本当日做完,仓库的备货也是满满当当的。

“往年招工难,招聘广告一贴出,不久就会被别家的招聘广告覆盖。今年情形完全不一样,广告栏都是零星几张招聘通知,工人主动找上门来。”陈海涛说。

行业加速洗牌

在古镇这片创业沃土上,遍地都是老板。

崔福才表示,古镇做灯的小微企业非常多,一方面迎合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发展潮流,拉动经济发展的同时解决就业问题,但另一方面,也因为过于密集造成竞争加剧、内耗严重。

专科毕业的航力2021年初来到古镇,抱着创业“做大做强”的心态而来,但迄今还在温饱线上挣扎。“抄袭、组装、劣质……这一套赚热钱的方法已经不那么适用了。”航力表示,“同质化的产品太多了,国内和国外市场的购买力已经大不如前,一旦有好卖的产品,内部‘价格战’便开始了,直到最后没利润可赚,这款产品便退出了市场。”

陈海涛也表示,2019年时,企业利润率还有20%,2020年降到15%左右,2021年在10%左右,而今年预计只有3%~5%。利润率持续下降原因何在?他说:“灯具的成本上涨厉害,但销量却减少了。”

古镇镇镇长阮志力在2021年上半年工作报告中提到,虽然经过四十年的发展,古镇的经济体量还是偏小,产业平台支撑力有限,亿元以上龙头企业匮乏,规上企业不多,以中小企业为主的发展格局未能突破。

“灯饰照明行业有一定的特殊性,这是一个很宽泛的行业,所有发光的东西都可以是照明,所以有很多细分品类,但是目前行业前十的企业营收占整个市场份额可能还不到5%,行业集中度还是比较低。”苏柱坚说。

由于小微企业众多,一方面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尤其在外观的设计和开发上;另一方面,从制造端看,古镇的产业带处于底层基础,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多数企业的专利意识较弱,核心技术不强。

苏柱坚认为,行业现在进入了行业重构、回归本质的阶段,以前的野蛮发展是不可持续的,也是阶段性的,经过这几年的苦日子,行业在逐步回归理性,接下来会优胜劣汰,电器行业经历过的大洗牌会在灯饰照明行业重演一次。

灯饰创业计划(灯饰创业讲师)

何以应对

短期内,古镇的灯饰企业在生产经营方面或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如何更好地活下去成为摆在面前的重要议题。

华艺照明作为龙头企业,兼顾国内和国外市场,业务占比分别为75%和25%。面对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华艺照明对国内外的发展策略进行了调整。

对国内市场,苏柱坚表示,一是针对年轻人新消费的趋势做一些产品和渠道上的升级;二是配合新基建做一些工程项目,去年就完成了北京环球影城等项目的灯具生产及供应;三是继续下沉到四五线城市,同时进一步优化产品性价比;四是更多去切入后装性、软装性、功能性的产品,逐渐脱离对家居建材的依赖。

而对国外市场,一是多承接一些与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相契合的项目;二是对出口市场微调,除欧美市场外,多布局东南亚地区;三是在跨境电商方面持续发力。

不过,苏柱坚也表示:“现在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比较大,导致很难做一些比较长远的决策,现阶段我们的投入肯定是偏保守的,尽量减少不确定的投入,对未来市场的发展比较谨慎。”

在此背景之下,对于古镇企业应如何抗压前行,苏柱坚表示,首先,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销售,一定要坚持走品牌化发展道路;其次,一定要有原创,这是行业发展的长久动力;再者,建立好稳固的销售渠道;最后,需要建立数字化能力。“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应该是一个组合拳,是多种能力的结合,这样才能形成门槛,不易被复制,光是产品原创或者品牌力已经不足够了。”苏柱坚说道。

崔福才建议,企业首先是要开源节流,保存实力,在低成本投入的前提下去扩大;其次要密切留意政府出台的纾困政策,当下很多企业需要转变和调整思维,在特殊时期,要关注政策、了解政策,借助政府的政策和正确引导来快速渡过难关。

古镇灯饰产业如何才能长久发展?崔福才认为,本土企业要逐渐实现转型升级,“产销分离”是未来产业发展的主要方向。

崔福才补充道,由于大部分古镇的灯饰企业规模都不大,在传统的前店后厂模式下,企业多数产销结合。但在如今的新形势下,前店的作用减弱,需要去开拓更多渠道获客,产销结合的成本更高了,也更难兼顾。因此,企业要根据自己的能力和特长找准定位,往专业化方向发展,重心在产的,就要把生产制造、产品品质做到极致;重心在销的,就要构建多渠道的销售能力,包括跨境电商、直播带货等。

灯饰创业计划(灯饰创业讲师)

“拥抱发展潮流很重要。”崔福才说,现在直播带货很火,古镇这么多装修华丽的灯饰卖场,在疫情后人流骤减,商户可以考虑直接把店铺作为直播间,也是增加曝光度的一种途径,但目前做直播的商户还很少,很多企业觉得灯的消费频率低,所以对直播带货比较谨慎,动力不足。同时,还要着重于线上展会、新技术的植入、积极参与行业相关产品的标准制定。

胡刚表示,古镇名声早已在外,加快古镇经济发展,需要当地政府多给民营企业一些政策支持,引进专业人才和艺术设计人才,改善城市生活环境,特别是加快低效产业园区改造。

胡刚建议,以灯具行业为制造业基础,衍生出的生产性服务业必须紧紧跟上,其中包括金融、科技和文化艺术等。再过几年深中通道通车,整个中山的外部交通环境将逐步改善,要努力加强与深圳的联系,加快灯具产业转型升级,研发高科技产品。

对新一轮产业规划,古镇已有了比较明确的发展方向。古镇镇党委书记匡志在今年2月的一场党委会上表示,从设计、生产、销售三大主要环节发力。设计上要做大做强古镇的原创设计平台,强化设计引领;生产上要持续推动制造业企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推动灯饰照明产业集群数字化转型试点建设;销售上要注重商业模式的创新,紧贴信息时代,拓展营销网络,打造古镇灯饰集团,同时也专注发展国际一流的灯饰专业会展,扩大会展经济效应,提升灯都产业竞争力。

推动村镇低效工业园升级改造是这几年的重头戏。今年初,古镇立下目标,力争年内完成五个村共500亩低效工业园的拆除任务。截至目前,五个“工改”项目已全部动工,并将于6月底提前完成拆除任务。同时,还加快了重大产业平台建设,比如,中山西部产业园灯都智造基地正在推进中。

2021年,古镇GDP为137.3亿元,阮志力提出“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是力争到2025年全镇GDP达300亿元;到2025年实现全面重返中山第一梯队目标。要实现GDP翻番,古镇灯饰产业还大有作为。

“灯具是人们生活的必需品,而且随着生活水平提高、经济发展,社会对各种灯具的需求会越来越广,整个灯饰照明行业的前景还是非常广阔的,关键是要抓住产业转型升级的机遇,快速推进产业数字化改造。”胡刚说。

(应受访者要求,航力为化名)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rw.com/5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