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偷得半日闲下一句(浮生偷得半日闲的全诗)

唐代诗人栖蟾说“身得几时活,眼开终日忙”。

是啊,人活一世,很多时候就犹如一个永不停歇的陀螺,被看不见的命运锁链鞭打着,终日奔波劳碌。

少年时为求学、为理想,成年后为功名利禄、为家庭、为责任……世间芸芸众生似乎每时每刻都在以各自的理由不停地努力着、忙碌着。

更让人感慨的是,有些时候自己的心灵早已迷失方向,只是单纯地为了活着而忙碌,而精神上的清醒早已不知所踪,浑浑噩噩难捱地过着日子。

浮生偷得半日闲下一句(浮生偷得半日闲的全诗)

一位安史之乱以后、中晚唐时期的文人,同样为浑浑噩噩地忙碌度日,发出了一番感慨,他就是写出“偷得浮生日闲的作者、唐文宗大和年间的国子博士——李涉


偷得浮生半日闲

《题鹤林寺僧舍》

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

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

“自己终日浑浑噩噩地过日子,每天都像在梦中一样,毫无人生乐趣可言。

忽然有一天,听说春天马上就要结束了,就决定抓住春天的尾巴去登山散心。”

“登山的途中,路过竹林深处一所寺院,偶遇寺院里的一位僧人,坐下来与他聊了一会。

谁知和大师的片刻交谈,大师的话语就像黑夜的明灯,让自己获得了久违的愉悦,麻木的心灵得到了释然与放松。”

浮生偷得半日闲下一句(浮生偷得半日闲的全诗)

  • 国子博士——李涉

史书对李涉生卒、经历记载并不详尽,只知道他大致出生在唐宪宗(公元806年)左右,与名相裴度相交甚密。

他曾在唐宪宗时做过太子通事舍人,在唐文宗时做过国子博士,“李博士”的世称就是如此得来的。

裴度在朝廷里,一直受到品性忌刻、险谲多端、勾结宦官的李逢吉排挤,而李涉也在党争排挤中受到很大牵连。

因为李逢吉的迫害,李涉被贬到过峡州(今湖北宜昌),也被贬到过当时烟瘴恶地康州(今广东德庆。

在古代,几乎所有文人志士的理想目标都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李涉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而他自己的命运却无法自己掌控,在仕途中辗转起伏,令人心酸又无奈。

《题鹤林寺僧舍》这首诗,是李涉在被贬南方期间创作的一首七绝。

浮生偷得半日闲下一句(浮生偷得半日闲的全诗)

  • 心灵的解脱——偷得浮生半日闲

终日昏昏醉梦间”,李涉被贬南方,情绪自然是低沉、消极的,整日昏昏沉沉,醉生梦死般苦挨着,而且从“终日”二字可以看出,这种状态应该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忽闻春尽强登山”,春天是容易让人振奋、充满希望的季节,当李涉忽然意识到美好的春天即将逝去的时候,他决定让自己暂时脱离现在的环境,出去转转,于是强打起精神决定去散散心登登山。

能做出这个决定的李涉,也许意识到,与其终日自怨自艾地悲苦度日,不如“自救”一下,抓住春天的尾巴,散散心的同时,欣赏一下自然的风光。

“因过竹院逢僧话”,由于李涉登山过程中,游览了一个寺院,恰好碰到了一位僧人,僧人和他交谈了一会。

明明是去踏春登山,为什么就这么巧来到了一个寺院呢?

也许这正是李涉计划中的一部分,他知道他要登的山中有寺院,而寺院是远离尘俗的清修之地,他在“自救”,他希望自己能够在寺庙中有所感悟,以便从消沉中走出来。

就这样机缘巧合地,他遇到一位僧人,这位僧人也与他进行了一番交谈。

“偷得浮生半日闲”,因为机缘巧合地与僧人有了这番对话,使李涉感到了一种久违的清闲。

李涉和僧人之间交谈了什么内容呢?

我们大致可以推测,李涉向僧人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自己的痛苦,甚至向僧人询问自己应该如何从这种郁闷中走出来。

而僧人也应该通过一定的禅机佛语,为李涉进行点点拨,才使李涉的情绪得到释放,心情变得轻松,感受到了阔别已久的清闲。

这种清闲,是精神上的顿悟,是心灵上的解脱,是看透所处境况的清醒,是放下委屈不甘的释然。

浮生偷得半日闲下一句(浮生偷得半日闲的全诗)


闲到心闲始是闲

每个人都有在忙碌工作和日常琐碎中迷失自我的状态,也有在困顿之中苦苦挣扎的痛苦时刻,自己常常感到生活的压抑,但又无力排解,很多时刻都渴望“偷得浮生半日闲”。

“偷得浮生半日闲”,可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闲”呢?

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自己没有在单位,但是手机不敢离身,一会就要看看工作群,看看是否有客户找自己,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工作信息。

要么就是度假放松去了,但是心里还是记挂着很多事情,玩也玩不踏实,处在一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境况中。

再或者心中时常充满了计较、攀比之心,小算盘在心里打得噼啪响,总是不由自主地让自己处在无时无刻地“心累”状态里。

其实,“闲”有心闲、有身闲,只有真正地从现实利害关系中抽离出来,不为名利所累,才能达到“心闲”的境界。

禅门有这样一首诗偈:

闲到心闲始是闲,心闲方可话居山。

山中剩有闲生活,心不闲时居更难。

星云大师对于这首诗偈有过一番解读,他认为:

现实生活中,有很多人身忙心闲,那是胸中自有一番天地、从容有序地忙碌,逐一完定目标;

有人身闲心忙,天天在心中“运筹帷幄”或者“勾心斗角”算计事,现实中却不好好做事,游手好闲,那是懒惰之心在作祟。

同时,星云大师对于初学道者,也有过这样一番劝诫:

如果真正想住到山里离群索居进行修行,那首先就要先做到“心闲”,那是对世间一切俗物不拥有、不执著、不计较、不挂怀的释然。

如果心中仍充满各种放不下,企图远离人群来逃避现实,来获得平静,那恐怕即使住在深山之中也不会感到快乐!

所以,无论是修行还是寻求生活中愉悦的状态,“心闲”才是真正的闲!

浮生偷得半日闲下一句(浮生偷得半日闲的全诗)


劳逸结合,放得圆满人生。

想达到“心闲”的境界,不仅是时间、空间上的闲逸状态,更是心灵上的通透、智慧上的了悟

可我们一介俗人,身处红尘之中,相信是很少能够真正达到“心闲”的状态。

那么不妨就先从“身闲”开始,让身体得到放松,让人处于一种令人愉悦、轻松的氛围里,在与大自然的亲近中,在沉浸自己喜爱的某项活动中,将平日里不得不紧绷着的神经暂时舒缓一下,体会那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美好。

明末清初,文学家、戏曲家李渔在自己的浙江老家兰溪修建了一个亭子,名为“且停亭”。

他还专门为这个亭子题了一副对联“名乎利乎奔波休碌碌,来者往者溪山清静且停停”

暂时地停下忙碌的脚步,放下一切包袱,让自己的身心忙里偷闲,“且停停”。

适当地放空自己,把功利心和目的性暂时抛在脑后,心无旁骛地做一些自己喜欢的“无用之事”,让心灵休憩一下。

那或许是做上一顿美食,或许是走上一条陌生的街道,或许是抬头看看月亮,或许是听上一段音乐跟着哼唱……….

把时间花费在这些“无聊”的小事上,感受生命中一些被忽略的小乐趣。

这样的“闲”,不是浪费时光、不是逃避偷懒,而是一种修养、积蓄。

在短暂的休整之后,营养得以补充,力量得以壮大,心情得以放松,这些美好的享受能够转化成能量,让我们更从容地投入工作之中。

浮生偷得半日闲下一句(浮生偷得半日闲的全诗)

或许我们可以像诗人李涉一样,迈开脚步,尝试着亲近自然,寻找适合自己的“自救”方式,从“偷得浮生半日闲”开始,最终达到“闲到心时始是闲”的豁达与释然。

———END——–

我是简秋,感谢您的阅读!

浮生偷得半日闲下一句(浮生偷得半日闲的全诗)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rw.com/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