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克英语是什么意思(法克的中文意思是什么)

其实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时,即使是我这个阅历无数的经验女人(lsp)来说,还是被吓到了

卧槽?我的床什么时候这么软,这么大,弹性这么好了??啧啧啧这触感,这高级布料,这好闻的香薰味,还有这放眼一看巨大的金灿灿的房间——

一定是老子的打开方式错了容我再醒一次

OK,闭上眼睛了,现在只要一睁开——

卧槽我tm真穿越了??这这这 这等好事真的能发生在我身上 ??

OK,按照目前如此豪华的房间来看,我肯定是那种富贵千金小天使前来拯救孤僻帅气男主的吧

哼哼哼,想想就好爽,我要跟帅气男主ghs嘿嘿嘿(糟了,老夫的口水)

“林岁岁!!你这回还要赖多久的床!!知道现在几点了吗!!都要迟到了!”

“我今天肚子疼能不能请假啊呜呜呜”作为偷懒能不上学就不上学的我下意识作答

……等等? 林岁岁?

我靠!原来我穿的是我前几天看完的小说《冰山校草爱上我》?!居然是是这本我边吐槽边看完而且还想撕书的无脑恋爱文??

书里男主顾念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帅哥,家里巨有钱巨有背景,但是在贵族学校里低调奢华,让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因为学习成绩好而考进来的,他有意的在班里做小透明,孤僻冷清,也是因为这点,开朗活泼转校生女主谢阳希主动跟顾念辞搭话,最后感情升温,甜美he

至于林岁岁嘛……

当然就是处在男女主中的搅屎棍恶毒女二啦!靠北诶!我当时义愤填膺的吐槽这本小说就是因为这个无脑女二的搅屎大法实在惨不忍睹,什么挑拨离间啦什么拉拢小群体孤立女主啦什么一直舔男主啦,

笑死,我二十一世纪拥有高级智慧的三次元人会做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穿越原则——不乱干预男女主甜蜜发展

只要我林岁岁不作死跑去搅和她们男女主,享受着这大富大贵的女二设定,最后在男女主的结婚典礼上泣不成声感动天地为他们祝福,然后在高颜值的小说男团里随便找个富公子哥嫁了,救命…

这tm也太太太太太爽了吧??

我不做恶毒女配啦!jojo!我要白嫖!

“林岁岁你到底要磨蹭到什么时候!!”

“哦哦哦来啦来啦”呜呜呜脑子意淫久了忘了要上学了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顾念辞长什么样,但是一进班级时,顺着窗边暖阳倾泄的侧光,我看到了那个男孩

呼吸骤停

也才刚刚早晨,阳光不算刺眼,阳光勾勒出他挺直的鼻,描出他薄冷的唇,细长的睫毛因眨眼而舞,一上一下,挠着我的心尖,他似乎在发呆又似乎在思考,节骨分明的手指不经意的敲打桌面,却像弹钢琴般优雅,一叩一叩,好似我不争气的心跳声

原来有人真的可以让你惊鸿一瞥,难以忘怀啊

他就是顾念辞。不会错了。

可恶啊明明知道男主帅到炸天可是没想到这么帅啊啊啊,我靠早知道我今天就把粉擦得白一点了呜呜呜,完了完了老阿姨要沦陷了怎么办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太危险了,一定要远离。

我很平静我不看颜值的我很平静阿弥陀佛我两眼空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啊…

老子一个闪现进局,稳坐座位,拿出五三直接猛读,OKOK,现在的任务是读书好吧,拼搏百天,我要上北体帅哥!

……作为lsp的我还是不争气的小小的回了一下头

法克,这是真nm帅啊,啧啧啧,不亏是男主

谁知前一秒还在低头的顾念辞突然抬头,目光相触,长长的睫毛投下了斑驳光影,墨眸深不见底,不知双方是有意还是无意,对视持续了大约三秒,林岁岁后知后觉回头。

卧—————槽—————!!!

偷看都能被对方立马发现,这说出去不丢人才怪,救命他是装了雷达嘛??这怕是5A模版吧!丢死人了丢死人了呜呜呜,原来这年头看个帅哥都这么难了吗呜呜呜

林岁岁懊恼,双手抱头痛哭,坐在最后一桌的顾念辞看了看林岁岁小耳朵上的绯红,又低下了头,看不清神色。

真是…冒冒失失的…

关于第一节课就是数学课而且完全听不懂这件事。

算了算了,梳理一下情节,依现在的局势来看,女主谢阳希还没转来,不过估计也快了,啧啧啧真想看看小说中花大把笔墨描写的可爱女孩谢阳希长什么样子,能让顾念辞一眼倾心死心塌地的女孩子肯定美得出神入化性格天使吧

书里面她们是年龄到了就结婚了来着的…

那,那个时候的林岁岁在干嘛?糟了有些忘掉了…!

…………………

“我——去——!”记忆直上头颅,林岁岁因屡次祸害女主谢阳希未果,顾念辞最终用家族势力把林家打压破产,林岁岁含恨投河自尽,结局悲惨。

“啊啊啊啊顾爹爹不能杀我啊我还想活命呢”我痛苦我还不想死呢我最喜欢的漫画没完结我不能死啊

“林同学你…?”中年男子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卧槽我把心里话念出来了,不是吧不是吧??

泻药,人穿书第一天,已社死,准备换个星球生活

班级哄堂大笑的声音充斥我的耳膜,我羞愧难当,余光闪烁顾念辞,他好似没听到我刚刚说了什么,用他沉稳好听的声音不高不低的说

“老师,所以这道题的下一步是?”

班级瞬间安静下来,数学老师咳嗽了几声示意继续上课。我暗暗感激顾念辞,不亏是男主,乃大好人也,这就抱紧大腿!助攻男女主!不做be女配!

第二节上课铃响起,利用下课时间小眠的顾念辞回神,发现了放在课桌角落的几颗糖果以及小纸条

?什么时候放的,居然没发现…

顾念辞将糖果放在指尖把玩,目光投向纸条

To 顾念辞

谢谢顾同学解围!刚刚实在太尴尬了呜呜,多亏了顾同学,不然真的当场去世了…

不知道你喜欢哪种口味的糖,就把五种口味都买了,希望你喜欢!

林岁岁:)

(林岁岁:如果不是为了保命,我也duck不必写得这么傻白甜)

顾念辞看毕,把纸条了两折,夹在了数学课本中。

快乐的时间总是这么的短暂,当林岁岁跟死党同桌王紫涵聊八卦聊的不亦乐乎甚至有点笑得不顾形象时,班主任突然踏进了班门口。

后面跟着个女孩。

我眯起了福尔摩斯都说好的眼睛。

“安静一下哈,介绍一下我们班的新同学,阳希,过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众人目光皆转向了同一处

女孩白润的鹅蛋脸微微扬起,启嘴“大家好我叫谢阳希,太阳的阳,希望的希,以后请多多指教!”

声音不高不低,甜嫩动听,微微湿润的眼睛像小鹿一般楚楚可怜又东张西望,而嘴角时不时显现的小梨涡,直接把同学们陷入甜蜜暴击中。(词穷作者真的想不出词了!只要知道这女主真踏马可爱就对了!)

感叹之余,我偷偷瞄向了顾念辞,他似乎对这个新同学不怎么在意,手撑着下巴,把目光浅浅的投向窗外的云

不对劲,这不展开一波一见钟情吗??你们可是官配啊!果然,还是得由手握剧本我最牛的林岁岁出马,哇嘎嘎

“阳希阳希,顾念辞旁边的座位还是空的,你正好坐那边吧!”我眼里冒光的挥手。求女主认清我啊,我林岁岁可是绝壁的大好人啊,这波直接上高地了啊

顾念辞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缓缓回头。全班又看向顾念辞,谢阳希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顾念辞

男女主对视,镜头特写。

“阿珍~爱上了阿强~在一个没有星星~滴夜晚~”气氛组的我直接伴奏,将这暧昧的气氛推向了最高点,我仿佛可以看见他们对视的霹雳哗啦的闪电。芜湖!顾念辞这个大冰山遇到小太阳啦!

“可、可以吗…顾念辞同学?”谢阳希脸上绯红,手紧张的抓着衣角,一幅可爱模样实在令人怜惜心动

“你问顾念辞干嘛,直接坐呗!”我又一波助攻

废话多真多,坐就完了,以后还方便你们偷偷在桌子下牵牵小手呢,嘿嘿嘿嘿

谁知这时顾念辞突然看向我,冷不丁的,深眸里好像藏着一片渊海。

吓得老子立马转头直接开始读书。

“abcdyfg…wyk…abc…how are you…”

顾念辞这家伙这么笨吗?悟不出来我在助攻??吓死老子了…幸好老子反应快哼哼

“林岁岁你抽风了?你拿着数学书背什么英语?而且你这英语也太…小儿科了吧”一直不出声我还以为消失了的王紫涵突然出声

丢!不要戳穿我好不好!!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啊喂

“你好啊…顾念辞同学。”成功坐好在座位上的谢阳希的脸微微侧向顾念辞,好看的嘴角扬起,梨涡浅浅

“你好。”顾念辞礼貌性回复,语气平淡。

“你能带我参观一下学校吗?正好现在是大课间,时间应该很充裕。”女孩眼睛一眨一眨,扑着期待的光

顾念辞一顿,刚启嘴想说些什么,而后看到余光中又不知道因为什么玩笑而哈哈大笑的林岁岁,顾念辞似乎轻笑了一下

“叫上林岁岁一起吧,她比我更懂学校环境。”

“啊…?”谢阳希不解“为什么这么说?”

而顾念辞早已叫来了林岁岁,交代了事情经过,谢阳希看到林岁岁拍了拍肩膀,中气十足的说道

“小问题,包在我身上!”

随后亮出洁白的牙齿,张扬的笑着。

“嗯、好,那就拜托林岁岁同学啦?” “OKOK!”

林岁岁满脑子的如何找谢阳希刷好感度,看到这难得的好机会便一口答应了,暗暗向顾念辞竖起了大拇指。不错不错,一切尽在计划之中嘛!

“我带阳希逛校园,你跟着干什么?”林岁岁拉起谢阳希的手准备走时,狐疑的看着在后面跟上来的顾念辞

顾念辞挑眉“就是我跟你带她参观校园,有什么意见吗?”

什么叫我跟你?我跟你很熟嘛??

“那…那成吧,别跟丢了就行”林岁岁还是感觉别扭,两个女孩子开开心心逛学校,干嘛一个男孩子跟着啊“走咯!阳希阳希,我告诉你吼,这学校超漂亮的!你看这草,多绿!你看这天,多蓝!再看这地板,多硬!…”

“嗯嗯,嗯嗯。”谢阳希胡乱的应和着林岁岁

谢阳希不解,明明是两个人一起带他参观,为什么只有林岁岁在带领的样子?

而且…

顾念辞同学的眼睛,怎么一直盯着林岁岁啊。

被林岁岁握着的手不仅加重了几分力道。

诶嘿嘿已经想好顾念辞撩林岁岁的画面了!!激动

林岁岁拉着谢阳希的手,逐渐走到了学校的后花园。

林岁岁所在的学校是全国数一数二的贵族学校,无论是校园环境还是师资都是极好的,而这花园绝对是此校最吸引人之处之一。

“当时把建花园的初衷就是让我们放松休息的地方”林岁岁漫步到一颗大榕树下,扬起头看向树的最高点,因阳光而又眯起眼睛,“这颗树可是建校第一年就种了,很多人都说它是学校的守护神。”

涟漪斑斓泛泛林岁岁的心头,那是关于原主的记忆。

原主初次见到顾念辞,就是在这颗树下,也许是东风助兴,风打翻了林岁岁手中的试卷,不偏不倚飘在顾念辞脚边。顾念辞弯腰捡了起来,递给了林岁岁。

“谢、谢谢…”林岁岁望着顾念辞好看的眸,像星辰,像宇宙,像深渊,在叫嚣着。

在一步步沦陷。

顾念辞离开后的林岁岁才回过神,按压不住自己的心跳,靠在了榕树的旁边,安抚自己躁动的情绪。

这颗树既被他们叫做平安树,万福树,永昌树。

也被他们叫定情树,长久树,别离树。

“岁岁?”谢阳希打断了林岁岁的思绪。

“啊…要不我们去小卖部吧!正好走了那么久的路,渴死我了。”三人一致同意,便离开了这里。

也许是原主的执念太深,林岁岁从一进花园再到离开,心跳从未停止过,但这悸动,还掺着阵阵苦涩…

“怎么了,当导游是不是累着你了?”顾念辞突然出声。

已经买完水了,刚刚给谢阳希指好厕所在哪个方向的林岁岁直接瘫坐在长椅上。

一路上都没开口的人突然讲话,林岁岁睫毛微颤。

“没啊…害,就是腿酸?”林岁岁随便回复着。

“那手酸吗?”顾念辞冷不丁冒出这一句。

“?为什么手会酸” 我又不是用手走路,林岁岁不解,一个转头看向顾念辞,一下子撞在顾念辞看向她的眸子里。

林岁岁立马别过头。

一瞬间的沉默,让气氛突然变得静谧。

小卖部里同学们的嬉笑声此起彼伏。

“没事…”顾念辞又启嘴。

“哦。”林岁岁以为这个话题结束了,打算继续发呆。

“就是看你一路上一直跟谢阳希牵手,也不知道你手累不累。”

……………????

这又是哪一出???

林岁岁疑惑的时候总是喜欢看别人的眼睛,可一转头又看到了顾念辞也在看自己,一下子语无伦次。

“啥…什么意思…?牵手有什么好累的。”莫名其妙的这人。

他又沉默了。

奇怪的问题,奇怪的顾念辞。林岁岁心想。

余光看到谢阳希跑过来了,应该是上完厕所了,林岁岁不再多想,起身离开长椅,舒展了一下久坐僵硬的屁股。

“阳希慢死了…”林岁岁刚想开口抱怨,突然手掌一热。

顾念辞的食指勾住了林岁岁的小指。

林岁岁瞳孔震缩。

“那林岁岁同学能不能辛苦一下,返程的时候牵我的手呢?”

低沉又沙哑,小声又清楚,闯进了林岁岁的耳膜。

脸颊骤红。

顾念辞见状,低头轻笑,玩味的拂了拂林岁岁的小指腹,随后松开了手。

手好热。

脑子也发热的厉害。

直到谢阳希挽着林岁岁往小卖部外面走时,林岁岁大脑还是空白一片。

林岁岁回头。

顾念辞还在笑,薄冷的嘴角上翘,笑意直达眼底。

不知道是不是原主内心做鬼,林岁岁心鼓大赦。

混…混蛋!

“咋了岁岁?脸这么红,小卖部闷的?” 谢阳希有些担心的问 “是不是中暑了,可是现在才初春啊。”

林岁岁听了这话,更觉面赤,把头低下得更深了些。

“没、没事。”

耳边好像还传来了顾念辞后头的轻笑声。

原来现在是春天吗?

春风四起,溢满园。

我觉得我可以把顾念辞写的更勇一点(doge)

“小姐今天不开心吗?”沈叔问。

“啊…没啊没啊。”林岁岁开口。

“怎么感觉小姐很累的样子?夫人回去看到会担心的。”

林岁岁轻叹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

“就是有点困,睡会就好了。”

沈叔是林家专用司机,同时也是林家的心腹。原主与沈叔关系甚好,沈叔对原主十分关心呵护,与其说是司机,倒不如说是好友一般的存在,所以原主最后想跳河的时候,沈叔察觉出来了,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再睁眼时原主已经跳进河中了。

含恨跳河…

是因为顾念辞…

又一阵心间绞痛。

林岁岁深知顾念辞不喜欢原主,而且到了厌恶的程度。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今天会拉林岁岁的手呢…

难眠之夜

“我去林岁岁,你这是变成大熊猫了吧?笑死我了。”王紫涵还是一如既往大大咧咧。

“滚,昨天本小姐没睡好。”我把书包放下,一下子就趴在了课桌上。

“你居然会有烦心事?我家要是有你家一半有钱,我做梦都会笑醒。”王紫涵是在调侃,其实她家也富得流油。

提不上劲啊害。林岁岁心想。

回头,顾念辞和谢阳希早就到教室了,而且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谢阳希笑容灿烂,露出浅浅的梨涡。

妈的,更emo了。

一整个上午林岁岁都不在状态,午餐也嚼几口就不吃了,惊的王紫涵差点喷饭,要知道林岁岁可是个大吃货,无食不欢的那种。

这就导致了下午的户外课林岁岁被王紫涵塞进了医务室。

“林大小姐啊,” 王紫涵叉腰,“我也不知道你今天咋了,但是这体育课你绝对上不成就是了,你好好躺着休养生息哈,小的告退!”说完直接交闪离开了。

笨蛋王紫涵…

林岁岁望着医务室洁白的天花板,随后沉沉睡去。

是雨夜,还有雷。

林岁岁一身狼藉瘫倒在地,往日细心呵护的秀发掺杂着地上的淤泥和臭水,大雨压得她睁不开双眼,撞刺着腿上没有处理的伤,血雨交杂。

林岁岁分不清在眼下的是泪还是雨。她想大喊,想尖叫,但是喉咙疼的狠。

一双程亮的黑皮鞋出现在眼前。林岁岁吃力的抬头。

看不清眼前的人,男人撑着伞,罩住了面容,气场压抑吓人。

“明天你就没有家了。” 男人开口,毫无感情的声音像是机器,“你要知道,这是你一直伤害阳希的下场。”

“顾念辞…!我明明那么喜欢你!谢阳希那个贱人究竟凭什么?她凭什么!?”喉咙火辣的疼。

顾念辞没留下半句话,转身离开了。

沈叔来时看到林岁岁满身狼狈几乎快吓晕,赶紧把她拉进车,紧张的问林岁岁发生了什么。

林岁岁没有回答,而是突然看向旁边的河,沈叔随之望去。

那河深不见底,黑得吓人。

几乎是在沈叔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林岁岁的奔向河边,没有半点犹豫的跳下去。

入河的响声交杂在雷雨声中,叫人听不出差别。

打捞了一夜,找不到尸体。

顾念辞…是顾念辞害的我…

是顾念辞…

“我在。”温柔的声音突然响起。

林岁岁惊醒,看到了顾念辞。

原来刚刚是梦,又或者说是,原主的记忆。

林岁岁感觉到了顾念辞的手握着自己的手。

“你这…”林岁岁还在刚刚的梦中没走出来,脑子还在微微疼着。

“你刚刚一直叫我名字。”顾念辞好像握得更紧了,“怎么了,梦到我了?”

“啊、不是…”林岁岁想到梦中场景,想把顾念辞的手挣开,使力片刻后发现尽是无用功。

“干嘛牵我手。”林岁岁低头,身子退到了床壁。

“刚刚哭着叫我名字,是你拽着我的手不放的。”顾念辞勾唇,把身子向前探,缩短了两人的距离。他作势要牵林岁岁的另一只手,于是身子更向前了。

顾念辞炽热的呼吸扑在林岁岁脸上,林岁岁羞的想后退,可是发现无处可退了。

“怕我?”顾念辞故意轻轻用鼻尖蹭了蹭林岁岁绯红的脸蛋,吓得身前的小人颤了一下。

顾念辞笑出声“刚刚叫我名字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顾念辞你…”林岁岁慌忙用手推顾念辞,可是发现顾念辞压得更上前了,林岁岁的手掌感知到了顾念辞宽硬的肩膀,吓得收回了手。

顾念辞眼睛收尽了林岁岁的不知所措的小动作,好像很愉悦的样子,往林岁岁的耳边吹了口气。

“叫顾哥哥,就放过你,嗯?”

林岁岁头脑炸开,小嘴张了张却吐不出一个字。

像是等的厌烦了,顾念辞又吐气,

“不叫可是有惩罚的。”

“…什么惩罚?”

话一出口,林岁岁立马后悔,她感觉到耳垂突然被人含住,其中还有一处柔软戏虐般把她的耳垂搅了搅,是顾念辞不安分的舌头…!

“嗯…别…”林岁岁被挑拨得发出轻喘,可这好像助长了顾念辞的兴致,顾念辞用手揽上了林岁岁的腰,两人几乎相拥。

“…为什么”林岁岁声音细碎,伴着哭腔。

察觉到怀里的小人好像在哭,顾念辞端正姿势,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但手依旧牵着。

“什么为什么?”顾念辞声音带着点急切,他见不得林岁岁哭。

“你明明很讨厌我,不是吗?”林岁岁咬咬牙,终于说出了口。

你这时候应该跟谢阳希在体育课玩闹嬉戏,而不是来关心医务室里的林岁岁。

这不符合书的内容。

“你听谁说的我讨厌你?”顾念辞声线放低,带着些危险的味道。

又或者说,我怎么可能讨厌你。

“不是什么听谁说,是你本来就是应该讨厌我。”林岁岁还在争执。

“脑子被烧坏了?”顾念辞拉起林岁岁的手,把她的手掌紧紧贴在他的胸前,“你听,这是讨厌你?”

一声声有力的心跳通过手传递至林岁岁,林岁岁脸红。

“我怎么感觉,这听起来更像是…”顾念辞挑眉

“喜欢你的样子。”

崩了崩了,顾念辞的清冷人设

谢阳希一直知道自己长得很可爱,特别是她笑的时候露出来的梨涡,对男孩子的杀伤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她很清楚自己的魅力所在,她更知道自己要放大自己的魅力。

练习最甜美的笑容,穿上粉红色的裙子,声音低低细细,双马尾和丸子头,再加上大肠发圈,一点点腮红,可爱女孩子完成。

至今为她倾倒的男生数不胜数。

谢阳希清楚自己要迷倒那么多男生是为了什么。

一定、一定要嫁个有钱有势的人,然后逃离她那个令人作恶的家,然后再把那个家狠狠碾碎在脚下。

一定要。

谢阳希寻找最合适的人选总是失败,她突然发现她缺少的不是魅力,是一个良好的环境。

一个贵族团簇的环境。

于是她在母亲的痛斥父亲的暴打下,以及积攒的无数备胎下,她拿到了钱到了这所学校的招生处。

于是,谢阳希站在了讲台桌上,露出练到发酸的笑容,说着早就编排好的话,微微低着头显得更娇小,双手交叉放前拎包更可爱…

“大家好,我叫谢阳希,太阳的阳,希望的希…”

这里,一定有我的太阳,我的希望…

“顾念辞旁边的桌子是空着的!”

谢阳希看到了顾念辞。

一定很贵气吧。这是谢阳希的第一想法。

一定会被我深深着迷吧。第二想法。

于是她小心坐下,右手撑着脸蛋,头微微歪着,声音小小的捏着问顾念辞

“能不能带我参观一下校园?”

可是她不懂

为什么顾念辞不看她

从她进教室到现在,从最远到坐他同桌的最近距离。

一次抬头都没有。

第一次对话,顾念辞说了一个名字。

是林岁岁。

林岁岁是谁…?

谢阳希在这所她花费了无数精力才进的学校里认识的第二个人,是林岁岁。

“包在我身上!”

谢阳希看到了那个叫林岁岁的女孩的笑容。

一点都不可爱,笑起来还露出了牙龈,嘴角还有没涂匀的口红,连校服穿的都不整齐。

邋遢女一个。

可是,谢阳希在顾念辞的眼睛里看到了林岁岁。

谢阳希好像突然懂了。

顾念辞一直不看自己的原因。

林岁岁安排座位时顾念辞抬头的原因。

参观校园要拉林岁岁一起的原因。

偷偷趁自己不在勾林岁岁手的原因。

数学课上为林岁岁解围的原因。

以及,

现在在医务室,将林岁岁的手放在他胸前的原因。

谢阳希专门章怎么样鸭hhhh

“不、不是这样的!”林岁岁眼角储泪。

“你不可能喜欢我,你是喜欢谢阳希的,你以后会跟她在一起,你们以后会结婚,会生龙凤胎,会得到所有人的祝福…”林岁岁越说越小声,直到被抽泣掩盖。

顾念辞用手指拂去林岁岁的泪水,将她抱住,等待她冷静下来。

遇见顾念辞之前,林岁岁就有期待过。

会不会像寻常小说一样,男主喜欢的其实是穿越女二,又或者是穿越女二跟温柔男二在一起了。

但是也只是一瞬间的臆想,很快就被林岁岁打消了。

可是遇见顾念辞之后林岁岁就发现自己无可救药的心动了,从第一次对视起。

不知道是原主还残留的感情,还是本身自己对帅哥没有免疫力。

林岁岁知道这样不可行,一定不能破坏原剧情。

可是原剧情里没有顾念辞与林岁岁一起带谢阳希参观校园

没有顾念辞偷偷牵她手

没有顾念辞帮林岁岁数学课解围

更没有现在顾念辞紧紧抱着林岁岁,告诉林岁岁顾念辞喜欢的是自己。

是不是从一开始…这本来就是全新的剧情?

没有俗套的剧本,只有把握当下的不定向性?

林岁岁不敢想

她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也怕主观意识主导理想,最终还是葬身河海。

可是现在

顾念辞的手轻轻拍着林岁岁的后背

顾念辞的声音一直安慰着林岁岁

顾念辞有力的心跳传递至林岁岁

这一切的一切

都是真实的

是属于现在的林岁岁现在的自己的。

可以、可以任性一次吗…?

可以、可以不被别人安排一次吗?

可以、可以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吗…?

“怎么回事啊林岁岁?才考年段第十?”

妈妈用筷子敲碗的声音。

“这样子下去你怎么考K大?你真的有在认真学习吗?”

爸爸用拳头撞桌子的声音。

“又开始任性了?”

眼泪掉到地上的声音。

林岁岁的人生,是被安排好的人生。

是噩梦。

“你干什么啊林岁岁?!”

“林岁岁你是疯了吗?你不读博怎么去F集团工作?”

“你不去那里工作还会有好日子过?”

“你现在想松懈了?意志力这么差?”

“你这样让爸爸妈妈很失望你知道吗?”

“我们也是为了你好,你这么大个人是不懂道理?”

林岁岁看着面前的父母

即使她现在手里拿着刀指着自己的脖子,站在矮矮的围栏上,身后是十八楼的最边缘。

读博…F集团…

我都要死了怎么还离不开这些?

警察赶来的时候林岁岁已经死了。

记忆里最后一句话,是父母的讽刺。

要是人生能重来,该有多好啊…

林岁岁一睁眼,发现自己还在世。

不一样的是,她现在的床不是地板不是角落

而是在一张很软很大的床上。

写我们家岁岁可怜身世的时候,同时害怕,因为脑子一直在脑补当初的场景呜呜呜

但是我只会臆想 不会描写哈哈哈哈哈

“顾、顾念辞。”林岁岁低语道。

“在,怎么了。”顾念辞歪头。

林岁岁压抑着内心的涌动,张了张嘴,轻轻吐气:

“可能这说起来有点荒唐,但是我其实不是林岁岁,其实,其实这个世界是被捏造的,”

“这个世界是、是假的,这其实是一本小说,然后你是男主,谢阳希是女主,然后…”

“为什么林岁岁不是女主。”顾念辞手撑着脸,打断了我的语无伦次了。

“啊、没有为什么,设定就是这样…”

“为什么要听从设定?”顾念辞双手抱胸,用那一贯对谁都漠不关心的眼神看着林岁岁

“堂堂林大小姐怎么乖乖听从这个‘设定’了?”

“这…这。”

对啊…为什么一定要听从小说的设定,为什么要纠结于结局,为什么不改变我的命运?

林岁岁突然笑出声,好看的嘴角扬起:

“好像一直以来,我都在担心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啊”

心里似乎轻松了许多,眸光涌动,林岁岁看着顾念辞:

“谢谢你来看望我。”

顾念辞浅笑“倒是我一直以来关心的小东西,”

顾念辞颇有意味的看向林岁岁。

“小东西就没有令人省心过。”

?????

这话里的“小东西”是我??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哪里小了啊!”

顾念辞突然正经的打量了一下林岁岁:

“确实,身子挺小,脾气倒大”

林岁岁发觉了顾念辞在看哪里,里吗把顾念辞推开

“大变态!”

顾念辞笑出声,抓住了林岁岁想要推开他的手“好好好”

“那这位很大很大的小姐,”#小说##故事##推文##言情#

顾念辞望着林岁岁,墨色的眸子里闪动着。

“愿不愿意跟我这个变态谈一下恋爱啊?”

!!!!

林岁岁一下子变成了蒸汽泡泡壶。

哇靠,大帅哥在你面前服乖告白什么的,也太顶了吧!!

“那、那本小姐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一下噜?”林岁岁别过脸,傲娇的嘟起嘴。

听到顾念辞浅浅的笑声,林岁岁恼羞成怒

“笑什么啊有什么好…”

“唔!”

你如果问我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当然是顾念辞把林岁岁想说的话吞了下去啊

别问怎么吞,这种事情只能嘴巴来干不是吗

(doge)

文/红绿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rw.com/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