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灰一吨多少钱(1吨白灰多少钱一吨)

白灰一吨多少钱(1吨白灰多少钱一吨)


作者:王生志

弟弟回来以后,与我和好如初了。不到半年时间,我们这里就开始修一条高速公路。这条路正好从我们村子边上经过。抓住了这个机会,我们家都出来承包工程。我弟弟因为认识的朋友多,脑子又活,很快就开始赚钱了。

弟弟开始发财了,俗话说财大气粗,弟弟也变得更加有恃无恐了。他先是悄悄私吞了我大姐的工程款,和我大姐闹得不可开交,最后翻脸了。然后,又把我的工程款也贪污了。因为当时我长期在外面查案子,工程上的事没有顾上操心,加上工程还没有结束,我也没有和他算账。

后来,他竟然想把三个农民的36万元欠款赖掉不还。我怎么劝他也没用,我只好下决心,帮这三家农民打官司,把这笔钱要回来。

那是在工程快要做完的时候,有一天,我们村里的三个农民找到我们家来了。他们哭哭啼啼的,一进门就坐在地上一直哭。

我一看,这三个人都是给我弟弟的工地供应石灰的。一个叫樊老曾,40多岁,他老婆是残疾人,只有一只胳膊;还有一个叫黄峰,32岁;还有一个叫樊二。他们进来就哭着说

:“老大,现在我们都活不下去了,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

我说:“你们先别哭,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说给我听听。”

三个人原原本本把事情真相讲给我听:

在你弟弟刚开始承包工程的时候,需要别人给他供应石灰。那时候是他求我们帮他弄,他跟我们三个人联系,说他搞不到石灰,急得不得了。我们说,供应材料没问题,我们一直和山东那边的石灰厂、建筑工地有联系,可以帮你弄。当时我们和你弟弟谈好的,石灰是一百块钱一吨,进货500吨结一次账,他当时就同意了。他说,不过,我现在钱还没有到账,手头上没钱,你们先给我进货,钱一到,我马上给你们付款。本来,我们做生意是不欠账的,但是看你们家和我们都是一个村的,乡里乡亲的,就没说什么。

结果,我们给他进货进到500吨的时候,找他去结账。你弟弟说,货款没有发过来,等月底再结,行不行。我们说,你到底有没有钱,别骗我们。他说,绝对没有问题,我能承包工程,还能没钱还你们,再说,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乡亲。我们一看,现在不干也不行了,等到时候,他不给钱就更加有理由了。我们三家也没有钱了,只好出去借高利贷,卖力给他从山东进水泥和石灰,从500吨到1000吨、2000吨,一直到了3000吨,他还是在欺骗我们,没给我们一分钱,最后,我们又给他上货到3600吨了,实在没有钱了,又去找他。你弟弟应该给我们36万块钱。他说,我现在没有钱,别人家也欠他的钱,他没有钱给我们结账。这时候,我们不依他了,我们发现你弟弟不守信用,我们不敢再跟他合作了。他看我们不同意他欠账,就骗我们说,既然你们想要钱,这样吧,你们把账单给我,我来帮你算,你们把送货的单子也给我,我核对没有问题了,就马上给你们钱。

结果,你弟弟拿到账单和送货的单子之后,人就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见。一打电话,他就在外地。别人告诉我们说,他跑不了,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他是咱们村的人,他早晚要回来。我们就我们就只好等,好容易把他等回来了,他就是不给。最后我们也没有办法了,说,你要是再不给,我们就上法院告你。

一说到这儿,你弟弟马上把脸一变,他说:“就你们这三个人,还想把我告下来。再说,你拿什么告我,你说我欠你们的钱,你们有什么证据?”

老大,你想,我们都是农民,哪里会去法院告状,我们连法院的门朝哪里开都不知道。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多,他还是不给钱,我们也是万般无奈,又托了好多亲戚朋友找他,跟你弟弟说,我们吃一点亏,一年多了,哪怕你把本钱给我们,利息什么的.我们都不要了,你看行不行?

你弟弟说,不行,别说没有钱给,就是有钱也不可能给。你们不是扬言要告我吗?就让你们去告,拿出证据去告。

讲到这里,他们三个人哭得更厉害了。听到这里,我心里是又难过,又气愤。

这三个人的家庭情况我都知道,他们都是我们村里老实巴交的农民,生活上也都不宽裕,也是非常可怜的人。樊老曾的老婆是只有一只胳膊的残疾人;黄峰的老婆在怀孩子的时候,不知怎么搞得眼睛也瞎了;樊二老婆得的是癌症。也巧了,这三个人都是因为老婆的病拖累了全家。比如说黄峰,他老婆怀孩子的时候眼睛瞎了,他就带着老婆全国各地去求医看病,病没有看好,自己也倾家荡产了。樊二他老婆得了癌症,为了给老婆看病,不知道欠了多少债,他家还有四个小孩,家里是全村都有名的穷户。这一次,他们也是想趁着修高速公路的机会,挣点钱还债。没想到,钱没有赚到,还背了一身的高利贷。

他们还向我哭诉说:“王老大,你看你弟弟把我们害成这样,现在我们到处借债,贷款,利息越来越高。我们要不是看在老婆生病、家里还有小孩的份上,我们早就跟你弟弟拼命了。现在,反正我们已经活不下去了,实在不行,我们就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我对他们说:“既然你们来找我,我就帮你们做做工作。如果我也做不成,我再给你们想办法。事情到这个份上了,你们也别着急,你们跟他拼命,也不一定能拿到钱,还是我替你们想想方法。”

我好劝歹劝,好容易把他们三个人劝说回去了,我就去找我弟弟。我说:“小二,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怎么能赖了人家的账不给钱呢?”

弟弟很不耐烦地说:“怎么了,我跟人家借账,关你什么事?”

“好。你脸皮厚,你不给人家钱,人家过不下去会找你拼命的。你知道吗?”

“好啊,让他们来呀,他们随时随地可以来我家,我家里有两支枪等着,我拿钱都能把他们砸死,妈的,跟我玩!”

“小弟,我和你说好话,你从来不昕,你这样下去就把自己毁了!”

不管我怎么劝他,他都不听,后来.他索性不理我了。

“小弟,你要是这么没良心,那么我也撕破脸皮,我要帮他们要钱了。”

“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你愿意帮他们,我管不着。”

我看弟弟这样,劝也不起作用,就找到我二姐家,他们是和弟弟一块承包工程的。我二姐夫是部队上转业下来的,我说:“姐夫,你应该劝劝小二,你是党员,共产党培养你十几年,你有义务劝他把钱给人家。”

我二姐不让他管。我说:“二姐,你别这样,这样对弟弟,对你都没有好处。你们把名声搞坏了,以后谁还敢和你们合作。”

他们不听,我又回家跟我妈说:“你得叫他把钱给人家,不然,人家会跟他拼命的。”

我妈说:“来呀,叫他们拼呀!”

我又找了我大姐和我大姐夫,他们和小弟已经闹翻脸了,当然站在我这边,他们不但找弟弟要钱,还悄悄给那三个农民一些生活费。结果,我们不但没有感动弟弟,弟弟反而因为这个事跟我大姐家记下仇了。

我回来以后就跟樊老曾他们三个人说:“我找了我弟弟,现在跟他讲什么都没有用了。这个人在金钱面前已经眼红了,他有钱,可就是不想给。他不给的理由就是,我不给你们钱,你们也没有证据,不给你们,你们也没办法。”

他们一听,又坐在地上哭起来。我说:“现在到这一步,你们也不用考虑什么人情、乡亲的面子了,你们去起诉吧。”

他们说:“我们没办法起诉他,证据都被他拿走了。”

我说:“证据我可以帮你们取。现在你们必须配合我,跟我去上告。”

我看他们面面相觑,知道他们心里还没底。我说:“你们既然找我帮忙,就应该相信我,我要帮你们,绝对帮到底,肯定让你们拿到这笔钱。”

这一次,我也是破釜沉舟了。看来,要想帮助这几个乡亲要债,我真要和自己的亲兄弟法庭上见了。

(待续)

(王生志,现供职于共青团中央《农村青年》杂志社,任事业发展中心副主任)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rw.com/2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