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瘦香菇什么梗(蓝瘦香菇什么意思)

蓝瘦香菇什么梗(蓝瘦香菇什么意思)

南宁市行政区域

身为广西首府的南宁市,同广西各地一样,本身也是多梯队套叠方言分布结构。

但对于南宁市,虽然我在那里呆了挺长一段时间,但我认为还未熟知到足可以对其点评讲解的程度,所以这里不敢轻言妄评。只是就我所了解到、所接触到的那一部分,来显浅地说一说我对南宁话的印象。

首先南宁市是从零几年开始扩大了N倍,先后将邕宁县和武鸣县并入了市区地图,然后置成武鸣区良庆区邕宁区,这个范围对于我来说太大,情况结构太复杂,hold不住。所以这里只说一下老南宁市老市区内的南宁话。

起题之前,我得重申一下,我不是研究语言的,也不是研究民俗的,只是就我所见所听所闻所遇所感受到而发表一下我的感想观点,只是就事论事,不会想当然也不会拍脑袋,不知道就不知道,也不会乱编造。

说起南宁话,现在最著名的当然就是南普和红遍全网的夹壮南普,田螺分公母,蓝瘦香菇、叮咚鸡之类的梗皆源自于此。

由于太过火热,让外省人都误以为这就是标准的广西口音普通话,纷纷表示广西人讲普通话一听就知道。然后又会惊讶于某个广西人的普通话一点都不广西。

有别于外省人所想的那样,南宁市本身是一座主方言为白话的城市,虽然是广西首府,但大街上也听不到说壮语的,基本是说普通话的占多数,也有很多说白话的。

[狗头]其实实情是十个人里面也找不到一个会说壮语的,虽然第七次人口普查显示南宁户籍中汉壮人口比例几乎持平。

当然如果你发现持蓝瘦香菇这种夹壮口音的人,十成十是第一母语是壮语的没跑的,但这并不等于说话标准的就一定不会说壮语。

南宁老市区白话总体来说的其实并不象网传的口音那样不“正”,如果对标梧州市市区白话来说的话,差异非常细小,95%以上的发音用词都没有什么差异。其中以朝阳路那一片为代表,几乎听不出差别,只是偶尔个别字眼个别词会听到有一点轻微的差异。

比如老南宁对年轻女孩子有时会称呼为“姑娘”,听起来是不是很有种穿越的感觉,至少这个叫法,我在别的地方都没有听过。但娘字发音有别于梧州是的沉下来的4声调,在这里南宁的发音是轻声上扬的声调([我想静静]原谅我的拼音知识方面的不过硬,大家将就着看)。

但是就如梧州市每个镇区都会有独特的口音一样,南宁白话也存在着好些口音各异的白话片区,有一些口音基本就那一片区独有的。就市区里面而言,例如星湖路那一片的口音就十分特有。

印象最深的是,那儿说什么事情做了没就会在问句末加上一个近似萌字音,我估摸着这是未字的当地发音,但没有求证过,一件事做完了做过了,会说毕了[bat(3声调)]。

例如“你吃饭了没有?”“吃过了”;

白话一般讲“你食【e】饭未?” “食啊/咗啦。”([擦汗]有些字眼不知用什么字所以【】表示有发音出来,[ ]表示对前一个字的注音。

那一片则会说“你食饭未[meng]?” “食毕[bat(3声调)]了。”

顺带讲一句王鸥几次在电视上表现的那种“广西白话”是故意拗口音学的广州音,刻意成份太多太重,的确不是南宁白话,甚至都不是广西白话。

当然正如广西别的地方一样,南宁市市区内本身也存在着别的方言片区,具体多少就没有专门去统计研究过,至少我知道麻村和青秀山脚这一片都是平话片区。

嗯,说实在,我也是自从在南宁待过以后,才知道广西还有那么一种汉语方言叫平话,而且在广西还有为数不少的片区分布。

还记得当年发现某个菜市一菜三价准则时的惊讶,一平二白三普通,最便宜是跟老板说平话的,说白话的次之,讲普通话的最贵。

可能有人会说,既然南宁市市区白话那么“正”,那么现在这种口音又是哪来并成为了现在南宁话的代表。

答案是原来老南宁市区外围郊区往外辐射到周边县镇的白话里,都以类似这种口音居多。

南宁作为首府自然而言地吸纳很多外地人口,有广西区内也有广西区外,当然最多的还属周边地区人口。

区外就不说了,比例不算大。但区内也很多人的母语不是白话,即使是现在下属马山县的主方言桂柳话。如果是以前,少不得这些外来人口还是得学习白话。

但现在,现在不是还有普通话嘛,大家一起说普通话就好了,至于标不标准看各人,只要能交流就行。这就导致了南宁市最主要使用的语言就是,普通话。

而且南宁的普通话推广其实做得还不错,这也导致了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南宁人发现他们的下一代,有很多人已经不会说白话了。

于是南宁人慌了,南宁市政府也慌了,所以在大约1992-1996年间(具体年份记不清了),南宁市政推出要保护和传承南宁白话,提倡在学校教学课堂外多用南宁白话。

这时问题又来了,南宁话白话口音众多,且由于人口迁移,混居后语音改变,变出更多口音来,该如何选择保证那一个才是真真正正的正宗的南宁话?

记得当时电台啊什么的都在广播,让南宁市民都参与进来推选哪一种发音才是正宗的南宁话。

至于学校推广是效果怎样不太清楚,反正现在南宁话普遍就变成了这样,最经典表现的一句话是。

八毛钱一个包吃得饱饱的。

南宁话:“八[b椰(2声调)]角子一个包[biao(1声调)]食得饱饱[biǎo,biǎo]嘅”。

南宁市市内原本是不说壮话,但是周边的马山宾阳隆安上林武鸣都是壮族人口占比很大其,壮语有很大的使用比例。

武鸣壮话更是南壮话的代表,广西电台里的壮语节目新闻的那个壮语,讲的就是南壮话。

宾阳县本身是白、平、壮通行的片区。

当周边一些第二母语为白话的壮语人口进入南宁,而其普通话不标准时,就产生了夹壮带白普通话口音,就是现在网上最红的那些关于广西话的梗。

令我不太能理解的是,持这种口音的人,他的壮语和白话都是溜溜的一点都没问题,跟别人同语种交流都不会有障碍,但为什么普通话却能烂成这样。

而据说虽然现在新生代还是有许多人不会说白话了,但普遍喜欢用一口故意说不标准的夹带南宁白话音的南普(南宁普通话)来表示自己是个南宁人,当然要他们好好说话也也是不至于将普通话烂成这样。

以上,就是我对南宁话的所有浅表印象。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rw.com/1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