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年,U2飞机侵犯我西北返航途中,导弹红绿预警灯突然同时亮起

1962年,我们的导弹二营用游击战的方法,用诱敌出洞的计策,打下了美制U2高空侦察机。消息传出,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却振奋了我军民,震动了世界。

963年,U2飞机侵犯我西北返航途中,导弹红绿预警灯突然同时亮起"

导弹爆炸瞬间示意图

美国人不相信我们能打下他的U2飞机。因为U2这家伙,飞得高,升限能到22800米。按我军的说法就是“看得到的打不响,打得响的够不着,够得着的挪不动”。

先进的武器还得看怎么用,是谁在用。

所谓看得到,就是指敌机一来,我们的雷达部队能够发现他,但是没有作战能力。有作战能力的歼击机飞行高度又不够,歼-6的升限只有一万七千九百米。

所谓够得着的挪不动,就是当时外电猜测的,我们刚刚成军不久的地空导弹部队。装备的是苏制的萨姆-2地空导弹。

萨姆-2高度是够了,可以打到25000米。但是他研究之初,是为了对付美国人携带核弹的战略高空侦察机,是一种要地防空导弹。

也就是适合布置在我重要战略地点进行对空防御。而在当时,我们只有四个营套的萨姆-2导弹部队。

想想当年晚些时候,古巴导弹危机时,苏联人在古巴十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布置了24个营套的萨姆-2导弹,才打下一架U2。可见我们的导弹部队从数量上来说是何等的捉襟见肘。

963年,U2飞机侵犯我西北返航途中,导弹红绿预警灯突然同时亮起"

古巴导弹危机期间苏联在古巴境内架设的地对地导弹

所以,我军导弹部队采取了机动灵活的战术。在敌人经常飞的航线上,预设战场,克服道路,保密,阵地设置等重重困难,在南昌向塘飞机场附近打好了埋伏。

当时的路况和现在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差别巨大,甚至还有砂石路的存在。导弹部队在转移之前还要对道路进行勘察,公路,铁路联运才实现了导弹部队阵地的转移。

保密也是个麻烦事,一个营的导弹部队转移,需要五十几辆车。车一多,保密就是问题,车辆一概换成地方牌照,指战员们要换上老百姓的衣服,伪装成地质勘探队,才实现转移。于是,萨姆-2蒙上篷布对外宣称是钻杆。

结果,我们部队从长沙转移到南昌,等了敌人一个星期,他们却突然不来了。指战员们都怀疑是不是敌人已经发现了我们预设的阵地。

空军刘亚楼司令员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太大。但是,不能这么坐等下去。空指下令,命令我人民空军的轻型轰战机大队于9月7日从南京转场到南昌向塘机场

果然,敌人被我军的大动作所吸引,应声派出了一架U2,他一进来就被我雷达部队发现,就在我导弹部队准备在南昌“款待”他时,敌机竟然在广东转了个圈,又飞回去了!

难道敌人发现我们的意图了?全营上下焦急不已。

第二天,终于等来了敌机。但是却在二营的导弹打击范围右侧,飞往了北面的九江!

就在指战员确定敌机一定是发现了我军的作战意图的时候,刘亚楼司令员来电,提醒同志们防范敌人回窜!

确实,敌机在我到达南昌之前,11次入侵我领空,其中就有九次途径南昌,因为在南昌既有飞机场,也有飞机生产厂,也是敌机辨别航线的标志的之一,按道理,敌人不会不来的。

963年,U2飞机侵犯我西北返航途中,导弹红绿预警灯突然同时亮起"

果然,没出刘亚楼司令的意外,敌人从九江飞往南昌了。指战员严格按照苏联防空部队所制定的战斗条例,顺利地击落了敌机。取得了胜利!

敌人安装了“第十二系统”,在我西北某战略基地画了一个“8”字,大摇大摆地飞走了。

U2飞机在南昌被我地空导弹击落,引起了敌人强烈的震动。各种猜测纷纷而至。有的猜是敌机飞行员驾机投诚我方的,有的是猜飞机出现了机械故障,有的则大胆猜测是被苏军击落。

总之,猜来猜去,就是不相信是被我们成军才几年的地空导弹部队打下来的。

但是,U2确确实实是掉下来了。美国人一边拼命地重申U2是搞气象探测的飞机,一边说掉下来的那架,是他们卖出去的。总之和他们无关。

暗地里,他们针对萨姆-2的特点,对U2飞机进行了升级。

于是当1963年三月份的时候,一架U2飞机又忐忑地从山东入境,向我国西北某基地飞去。当然,敌机已进入我空域,立刻被我雷达部队发现。

而自从导弹2营击落一架U2之后,同样成军于1958年的导弹4营早就坐不住了。这次敌机的方向,正好是4营指战员驻防的阵地。

当敌机进入到离4营120公里的时候,四营立刻打开了制导雷达天线,捕捉到了屏幕上那个“小馒头”,也就是敌人的U2飞机。

六枚导弹通电,就等着“客人”上门了。

走了!敌机拐了个弯,擦着导弹的射界边缘走了!然后敌机就开始像一只小蜜蜂一样,在我西北某基地上空跳了个“8”字舞,临走,又贴着我们的导弹部队的边,溜溜达达地返航了。

到了四月份,敌人的U2又来了,这次是从衢州方向入境,看航向是兰州。正好四营刚刚转移到兰州,四营严阵以待,就等着报一箭之仇。

可惜的是,或者说幸运的是,我地空导弹部队发现,只要一打开制导雷达,敌机就拐弯。虽然这次敌机还是围着兰州及导弹四营绕了个圈飞走了,但是我们也了解了,敌人一定是加装了导弹预警雷达了。

遇到问题,就要想办法解决问题。

既然单靠“导弹游击战术”也遏制不了敌机。那就看看导弹本身的打法上有什么可以提高的。

首先,咱们的萨姆-2导弹有个特点,面对正面来敌的时候,打得效果好,而且宽度只有四十公里。发射导弹,也基本是等到敌机来到我正面39公里时发射,然后会与敌机于28公里处相遇。顺序是,开启制导雷达,导弹通电,雷达与导弹同步,最后发射。现在第一步,敌人就改变航向了,就别提接下来的步骤了。

963年,U2飞机侵犯我西北返航途中,导弹红绿预警灯突然同时亮起"

导弹转移阵地

第二,萨姆-2导弹一枚的命中率是百分之七十多,三枚的导弹命中率就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所以,每次打敌机,都是连发三枚。问题来了,我们由于采取导弹游击战术,每次转移只带三个发射架,所以,只有一次发射机会,打不中,那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敌机逃跑,还浪费三枚导弹。

这么综合一讨论,只有等敌机接近到我导弹部队39公里的时候再打开制导雷达是最保险的。

但是,打开制导雷达天线后,到28公里的拦截线,留给判断是否发射的决策时间,只有十秒!

还有更严重的问题,导弹在这种情况下发射,有可能会造成导弹在半空中折断!

由此,指战员们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一件事情的发生导致指战员们提前结束了争论。

1963年9月25日,一架U2飞机入侵,正好我导弹三营和四营接敌,但是,两个营先后七次打开制导雷达天线,敌机七次及时拐弯。

原来,只要我制导雷达天线一开机,敌人的预警雷达灯就会狂闪,然后飞行员的耳机里还会传来嘟嘟的报警声,雷达屏幕上还会指示导弹的方位!

963年,U2飞机侵犯我西北返航途中,导弹红绿预警灯突然同时亮起"

号称305气象中队的敌黑猫中队队徽

这就难怪敌人与我雷达部队周旋游刃有余了。

讨论迅速结束,就是游击战术加近快战法,原来讨论的是70公里还是40公里开制导雷达天线,现在也没必要讨论了,肯定是越近越好!最终,指挥部确定,开天线的距离定在38公里!

这可不是一个命令下达了,就等着敌人来了就照办这么简单。

因为完成全部战术动作,需要全营的配合。所以,把这套战法推广到整个导弹部队后,指战员们立刻掀起了热火朝天的针对性战训。

其实,我们的导弹部队已经不是第一次违背苏军指定的严格的战斗条例了。按照规定,每个导弹营应该保持六枚导弹同时接敌,并像花瓣一样成一圈排列。

但是,由于导弹游击战术的需要,只带走必须要带走的装备,导弹发射架就随之削减为三个。而且,按照苏军的条例,三个发射架都必须处在相同的高度,可是由于我导弹部队把机动的主战场选择在了南方等多丘陵山地的地带,1962年击落第一架U2的时候,指挥车在山谷的一块空地上,而三个发射架都在不同高度的小山上。

这也给了指战员们一定的信心。但是,未来要迎接的考验,一定是非常残酷的。到底这种战法能不能把U2揍下来,谁也不敢确保。

为了提高战而胜之的可能性。经过研究,敌机返航大多数时间会通过浙江衢州和江西上饶市的弋阳县之间。

而上一次接敌,三营和四营两个营都没把U2拦得住,空军下了最大的决心,在游击战和近快战法的基础上,再加上集群部署,把四个营全部部署到上述两地之间,增加应战宽度,确保能够击落敌机,打灭敌人嚣张的气焰!

1963年10月29日,四个营进入上述地区,构成了长达160公里的宽大拦截面。

上饶,集群指挥所,11月1日,各营营长正在这里参加作战会议,会议规格很高,由空军副司令成均同志召集召开。

空军总指传来命令,敌人的一架U2飞机,从温州方向入侵我领空,各导弹部队立刻进入作战阵地,紧急部署!

散会!成均副司令员当机立断,下决心,打回窜目标,命令各营营长立刻返回各自阵地。

963年,U2飞机侵犯我西北返航途中,导弹红绿预警灯突然同时亮起"

U2沿着集群阵地的外侧向我西北纵深飞去。载着各营营长的吉普车开始和U2飞机抢时间。

而此时,到我甘肃鼎新空军基地绕了一圈,执行完侦察任务的敌机已经开始返航了,而且,就是按原航线返航的!

完成整个作战动作,需要高度的配合,指挥员的指挥是重中之重。快!一定要快!一定要赶在敌机没进入我预定作战距离之前赶回阵地!

驾驶U2飞机的是敌人的少校飞行员叶常棣,是敌人所谓的“克难英雄”,由于作战成绩突出,拥有多种荣誉称号,称得上是敌人的王牌飞行员。

不过,他也是心里很忐忑,别看U2飞得高,可是也有缺点。那就是翅膀太长了,机动动作如果太大太突然的话,也有在空中折断机翼的可能性。所以,越早预警导弹越能及早做出规避动作,活命的希望也就越大。

而这次飞甘肃太安静,太顺利了。

五百公里,各营阵地一级战斗准备!

三百五十公里,二营阵地响起警报,而营长岳振华还没到达二营阵地!

二百公里,各营的指示雷达都已经发现了目标,并判定其高度为两万米。

就在此时,二营营长岳振华终于赶到了自己的阵地。

几乎在同时,嘟嘟,一连串警报音在U2上响起,难道是有部队慌张之下开早了制导雷达天线?

不,这是副司令员成均同志的一计,他命令三营开了天线,叶常棣一看自己右前方有导弹阵地,立刻操纵飞机做出向左转弯的规避动作。

等他转过来,成均副司令员又令一营打开天线,叶常棣一看自己左前方也有导弹阵地,就决定从一营和三营中间穿过去,正好,掉进了口袋,他面对的是,二营!

你不是会拐弯吗?我叫你拐到能揍下你的地方来!

敌机还真的是挺配合的。当他得意洋洋地飞到景德镇上空时,还特意又拐了一个三十度的弯,他不知道,他拐了这个弯之后,正对的就是二营的阵地!

集群指挥所见计策成功,立刻下命令给二营:打下他来!

接下来,就是咱们的近快战法和敌机的导弹预警装置的对抗时间了。

六十公里,岳振华命令接通导弹发射架同步。

963年,U2飞机侵犯我西北返航途中,导弹红绿预警灯突然同时亮起"

二营营长岳振华

三十九公里,二营正要开雷达制导天线,炮瞄雷达突然失去了目标!

不慌不乱,作战参谋陈辉亭开始推算目标距离,进行目标指示和航路捷径测定。

根据紧张测算,陈辉亭向营长大声报告:距离35公里,航向5度!

岳振华立刻下命令:“打开天线!”

天线打开,制导人员一愣,U2呢?屏幕中心的十字标线上没有大家熟悉的代表U2飞机的“小馒头”!

这么短的距离,敌人不可能有时间避开。冷静的岳振华发现有三个脉冲信号,再仔细一看制导雷达的屏幕上,原来目标在屏幕的一侧露出了一点点。

引导技师赶紧引导天线,移动天线,以使目标处在荧光屏的正中间,这中间也就两三秒的时间。

战机稍纵即逝,岳振华没等引导技师报告,就下达了发射导弹的命令!

引导技师毫不犹豫摁下了三个发射按钮。

巨大的轰鸣声中,三发导弹呼啸着刺透苍穹。

敌机的导弹预警雷达很敏感,立刻预警灯就亮了起来,叶常棣赶紧操纵飞机来了个急转弯,很及时,第一发导弹从飞机的左侧穿了过去,没打中!

一身冷汗!

U2飞机来了个九十度的大转弯,还没等叶常棣喘口气,他就发现机舱外突然爆发出一个桔红色的光团,照亮了他的机舱。

第二发导弹爆炸了!

叶常棣赶紧使劲全身力气稳定住飞机,此时,第三发导弹上来了,正好在飞机下方爆炸了。

萨姆-2导弹一爆,会同时迸发出3600颗弹丸,两发导弹在U2飞机旁边爆炸,就是7200颗弹丸轰向飞机。

U2飞机受重创,终于失控螺旋形下降,叶常棣在空中被甩出机舱,打开了降落伞,落地后,立刻被擒。

阵地上立刻响起热烈的欢呼声,打下来了!

导弹游击战,近快战法,集群部署,让导弹上了刺刀,取得了胜利!

什么?敌人又升级了导弹预警系统!我们该怎么办?

叶常棣的飞机掉下来了,我们最重视的就是他的第十二系统。

我军技术部门从飞机的残骸中找到了这个系统,并开始研究反电子预警系统。

毕竟,咱们不可能把仅有的四个导弹营长期集群部署在同一个地方,这样会漏掉更多的敌人。根本的解决办法,还是让敌机的预警系统失灵,那就需要从技术上解决这个问题。

而在这之后的敌人,学“聪明”了,第一是U2飞机不再单独行动,而是和RF-101侦察飞机一起配合作战。

RF-101是超音速侦察机,最大时速可达1900公里,导弹瞄准困难,歼击机追不上。而且,他还可以超低空飞行,这样,我方的雷达也找不到他。

963年,U2飞机侵犯我西北返航途中,导弹红绿预警灯突然同时亮起"

第二是轻易不往我纵深腹地去了,这两种飞机配合起来,不断窜扰我福建前线,气焰十分嚣张。

空指命令二营,立刻奔赴福建前线,一定要把这两种飞机给打下来!

1964年6月,二营开赴预设阵地。

到达阵地时,正赶上电闪雷鸣,大雨倾盆。阵地又是位于一个土地泥泞的小山丘上。指战员们深知时间宝贵,顾不上休息,就在扯天扯地的大雨中,艰难地,甚至是几毫米几毫米地移动把一个一个发射架安置好。

阵地布置好了,雨却一直没有停过。雨不停,侦查视线不好,敌人的飞机就没有向这个方向侦查,转而把重点放到了中越边境地区,去支援美军侵略越南的战争去了。

二营只好原地待命,直到7月7日,大雨,停了。

天一放晴,敌人竟然出动了两架U2,一架从上海入侵向南京进犯。一架从广东省阳江进犯。

正在指战员们疑惑没法确定这两架U2不知道哪一架会进犯福建漳州侦察时,敌人竟然又派出了一架RF-101超音速侦察机,进犯漳州进行侦察活动。

与此同时,一南一北两架U2同时向漳州飞来!

警报拉响,二营立刻进入战斗准备。

二营此次转场,携带了四个发射架,四枚萨姆-2地空导弹,按照以往经验,只能打一架飞机,到底打谁?怎么打?

此时刘亚楼司令员做了决定,RF-101先进来,就先打他,就按作战条例来,用三发导弹打他,剩下的一发导弹也要打下一架U2飞机来!

此时,战场形势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难免来的那架飞机,狡猾地先从广东飞向海面,然后突然一个“V”字型大转弯,向漳州的西南方向飞来。

岳振华当机立断,先打这架U2!

73公里,这架U2突然改成侧飞,直线向漳州飞来。

“导弹接电!”岳振华命令四发导弹全部接电。

55公里,导弹和雷达同步!

32.5公里,开天线!

U2正好就在十字线中间,发现目标!

岳振华毫不犹豫地就下达了导弹发射命令。

963年,U2飞机侵犯我西北返航途中,导弹红绿预警灯突然同时亮起"

上次咱们把U2打下来之后,技术人员就开发除了反预警2号电路。

所以,第一发导弹快接近U2时,飞机上的导弹预警系统才发出了警告。

意外再次发生,虽然飞行员李南屏紧急做出了转弯动作进行规避,但是导弹已经到了飞机附近,但是,没爆炸!

而第二枚导弹竟然在空中折断。一切希望全部寄托在了第三枚导弹上。

要不要发射第四枚呢?

岳振华没有下令,而是命令引导及时把握好第三枚导弹。

100米,50米,爆了!

这么高的高度,从地面看来,萨姆-2爆炸时,也就像划着了一根火柴,但是这根“火柴”却把U2点着了!

U2飞机立刻起火下坠,速度很快,甚至在半空中火被熄灭了,飞行员李南屏甚至都没来的及跳伞

飞机最终坠落在了漳州东南7公里的红板村。

反预警2号电路对第十二系统,完胜!

至此,二营已经是四战四捷!同时,此战也意味着敌我双方在对战中又加入了电子对抗的新阶段。

11月26日,赶到兰州设伏的二营遇见了新问题。

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美国人大为震动。两个月时间内,派出11架次飞机对我西北进行侦查。

二营受命赶赴兰州设伏。还是近快战法,然而,三枚导弹均成功爆炸,敌机却毫发无伤。原来,导弹只是自爆,并不是敌机引发的爆炸。

原来,敌机上又加装了回答式干扰系统,误导导弹偏离目标爆炸。

这就是敌人的第十三系统。

这个系统会让导弹的误差达到400米,而导弹的有效爆炸范围只有60米。

我们的技术人员,立刻针对敌人的干扰系统,在制导雷达中加装了反干扰系统,电子对抗进一步升级。

1965年1月10日,敌机窜入我领空,驻扎在包头的一营接敌。

成功用近快战法加电子对抗三发导弹击落由飞行员张立义驾驶的U2飞机,张立义跳伞逃生,落地后被俘。

这次收获很大,缴获了完整的敌方的干扰系统,随之我26号28号反干扰电路研制成功。

再后来,我们的红旗2研制成功,让部队的战力大大加强。不仅战略要地都有了驻防部队,导弹游击战的部队数量也大大增加。

1967年,又一架U2袭扰上海,结果被装备了红旗2导弹的我地空导弹十四营顺利击落。

这既是灵活战法胜利,也是电子对抗技术上的胜利,意义十分重大。

从1968年起,美国人再也不敢派遣U2飞机窜扰我国领空!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rw.com/14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