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药师在星际卖药,炼药师在星际买药?

炼药师在星际卖药,炼药师在星际买药?

七月如火,阳光透过窗照在床上,带来一阵燥热。

程嘉月弹跳而起,睁眼的瞬间,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确定周围安全之后,她慢慢放下戒备靠坐床头,徐徐叹了一口气。

作为以研发新药剂生存的星际药剂师,炼药是她的日常。

可谁知在一次研制新药剂的炼药中,本以为安全的药材竟然被动了手脚。

毫无防备之下,药材失控引发爆炸。

满目火光之后,她的灵魂就此沉浸。再次睁眼,灵魂穿越到这具虚弱的身体上。

和身体融合后,知道这里是古地球华国,一个叫榕溪的村子。

墙上的挂历,停在1976年7月16号。

她的身份是一个被人从山上推下,头部失血过多而亡的女知青。

女知青和她同名,也叫程嘉月,父亲是厂长,母亲是医生。

家境优越,身娇体贵衣食无忧地长到十八岁。

直到程家真正的女儿写信回来,信里的照片和程母安冉相似度百分之八十。

才知道安冉生产时,医院突然走水,混乱平息后,程家抱错了孩子。

真正的女儿被养在乡下,父母双亡后开始找亲生父母,一个星期后就要回来了。

程嘉月一夜没睡,辗转反侧后接受了自己被抱错的事实。

爸妈是别人的,哥哥是别人的,吃的用的本该都属于另一个人,而她只是个小偷。

虽然程家父母不在意,仍旧愿意把她当做亲生女儿,和以前一样生活。

但原身觉得占用别人的身份内心不安,想下乡当知青,逃离那个尴尬的环境。

带着家里准备好的钱票和行李,刚来村里才一个星期,就被人害得丢了性命。

从精神力异能双S的强者,到精神力中级,异能初级的菜鸟。

从地位荣耀的星际药剂师,到灰头土脸身份尴尬的女知青。

从科技发达的星际,到出行全靠走的时代,落差不可谓不大。

静默了一瞬,程嘉月闭了闭眼眸,快速融入这个环境。

活着,才有别的可能!

头昏沉沉的,习惯性地拿出疗伤药剂一饮而下。

意识清明后,明白是灵植空间跟随她而来。

“主人,您终于醒了……”

声音来自如虹,她的空间精灵。

程嘉月刚想进空间,以便了解当时更多情况。

“嘭……”

院门被大力撞开,程嘉月警惕地起身,随意地拖了双鞋往外走。

看见一个扎着高马尾白衫黑裤的姑娘,手里拎着一个穿灰布衣裳的人,快步向她走来。

“嘉月,你醒了!我是程嘉瑜,你可以叫我瑜姐。”

程嘉月对情绪感知特别敏感,见她笑容真诚,不带攻击性,被打搅的不悦逐渐消散。

程嘉瑜,莫非是养父母家那位来信的真千金?

第一次见面,能有这么好的态度,至少能说明她对自己没有怨气。

脸上露出一抹礼貌的笑容,“程嘉瑜同志,你找我,有事吗?”

程嘉瑜上下打量她一眼,含笑道:“我奉爸妈的命令来看你,却发现你被人推下山。”

“昏迷了两天还没有醒,我担心得很,只想快点揪出凶手,再带你一起回京都看病。”

“经过我的调查,她就是推你下山的人。”

说完,把手上的人往地上一丢,完全不在意她是否会受伤。

含笑威胁道:“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要是道歉态度不到位,仔细你的皮。”

程嘉月了然地点头,看来她没猜错。

嫌疑人果然是她,从小到大一直妒忌原身的余婷。

可要是没有她这一推,自己也来不了这里。

既然已经用了别人的身体,为她报仇也是应当。

在记忆里,刚来的那几天,原身每天都被余婷下绊子。

往常最多只是耍耍嘴炮,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这次突然胆大了,背后绝对有人指点。

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声问:“余婷,你为什么要推我?”

“谋害他人是什么罪名你应该清楚,我们应该没有这么深的仇怨吧?”

余婷双手被擦伤,眉头皱成川字,来不及心疼自己,被问话吓得肝胆震颤。

谋害他人要坐牢,可她根本没想到这一点。

上有三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她的身份尴尬不堪。

从小到大,都是爸不疼妈不爱的受气包,每天干最多的活,挨最多的骂。

而邻家受宠的娇娇女,每天吃着美味的饭菜,穿着漂亮的衣服,什么都不用干。

经过日积月累的对比,心里的嫉妒压都压不住。

没想到娇小姐竟然和她一起下乡,成为了身份一样的知青。

没了心理上的自卑感,她开始暗戳戳地使绊子。

加上被人怂恿,脑子一热就犯下了错事。

结结巴巴地说:“嘉月……我……我不是故意的……”

“谁让你样样比我好,……我就是咽不下那口气……”

“哪里知道你那么脆弱,我只是没站稳,不小心推了你一下……”

越想越觉得这个借口不错,无心总比故意好。

谄媚道:“嘉月,我们从小到大都是邻居,你刚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程嘉月扫了一眼院外,一片白色的衣角飘忽而过。

眉头皱了皱,心里有了底,眼神更是冷淡。

轻嗤道:“让我从那么高的山上滚下来,说你不小心,谁能相信?”

“蓄意谋杀和意外失手,让公安同志分辨分辨,不就清楚了?”

“要不然,你也去试试那个滋味?我就原谅你。”

余婷摇头不迭,她哪敢去试?

那么高的山,摔下来肯定非死即残。

不解的是,怎么从山上滚下来后,温柔宽容的人竟然变得如此咄咄逼人?

猛地掐了一把大腿,嚎啕大哭道:“嘉月,我给你道歉。”

“我给你磕头,以后我再也不说你坏话,你的活我都帮你干……”

程嘉瑜站在一边,看着和爸妈口中完全不一样的妹妹,眼中闪过一丝兴味。

幸好不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不枉费她千里走这一遭。

轻飘飘地嘲讽道:“余同志,自己犯的错就得自己承担,你应该懂这个道理吧?”

程嘉月生性清冷喜静,被哭声吵得脑门生疼。

随意在余婷的身上点了点,精神力压上去,直接把她的声音封在喉咙里。

周围恢复安静,她的眉头松了松,“我不喜欢听废话,是谁挑唆你动手的?”

“受伤使我脾气不好,你可得想清楚再说。”

“否则,我要是和你一样不小心,你觉得自己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吗?”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rw.com/13340.html